我爱学习 ( ¨̮ )

【柚天】刚好遇见你5

圈地自萌,请勿上升谢谢!
私设咖啡店老板柚 X 花店老板天
幼儿园文笔,慎入。。。


———————————————————


金博洋住院了,原因是酒精中毒。
金博洋躺在病床上,盯着白天花板发呆,心想他当初就不该答应戈米沙去唱K。

其实金博洋去的时候也没打算喝那么多酒,不过只是想出去散散心再见见许久未见的朋友们罢了。可谁知道他们这喝着喝着忽然就喝大了,直接拿了酒瓶对瓶吹。

而有句话说的好,“借酒消愁愁更愁”,金博洋越喝心里就越是憋屈的慌,心里越是憋屈就越是要喝,于是就这么成了一个死循环,然后喝到大半夜就开始昏迷了,要不是王金泽发现只怕他现在已经小命不保了。

7:00,金博洋的花店没有开门。

7:30,花店依旧没开门。

8:00还是没开。

羽生在咖啡店里望着马路对面上着锁的大门,低头抿着嘴皱起了眉。

怎么办呢?天天真的是被吓走了吗?连花店都来了吗?

就在羽生结弦思考对策的时候,眼睛的余光瞟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开门进了花店。

金博洋因为酒精中毒住院,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戈米沙为了赔罪只好在金博洋住院这几天帮他去看着花店,并且负责金博洋的三餐,而医药费则是戈米沙周知方和王金泽三个人平摊。

戈米沙顶着俩黑眼圈坐在金博洋的摇椅上打盹儿。昨天喝酒喝到大半夜,眼睛才刚刚闭上这金博洋又昏迷了,火急火燎地把人送到医院,等到都弄好天都快亮了,好不容易可以睡会了可还没睡多久又被叫醒了来帮忙看店,真的是造孽啊!

然而天就是不让他睡个安稳觉。戈米沙躺在摇椅上睡得正熟,不知道哪来的一个王八犊子把他给摇醒了,戈米沙立马炸了,大喊:“你们能不能让我好好睡…………羽,羽生结弦?”

羽生结弦站在戈米沙面前笑得一脸“灿烂”。

“咔嚓”病房的门被人打开,金博洋正半躺在床上刷着微博,听到声响看也不看一眼便摆出天总的样子,道:“老铁,我要吃海鲜面!”

“海鲜没有哦~我做了点咸粥~这几天天天还是吃清淡点好。”羽生结弦笑眯眯地把食盒放床头柜上道,“看到天天精神那么好我就放心了。”

金博洋转过头,看看羽生结弦再看看站在羽生结弦身后微笑的戈米沙。

金博洋:“???”

戈米沙:“。。。”

羽生结弦微笑着向金博洋歪了歪头。

“咳,那啥,羽生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金博洋小声道。

“嗯…………好吧。”不知是不是金博洋的错觉,他刚才似乎看见羽生结弦的脸上闪过了一丝郁闷。

羽生结弦前脚刚走,戈米沙后脚就坐到金博洋床边,一脸八卦:“哇塞可以啊天总,竟然连羽生结弦这样的大佬都认识!来来来,和我说说呗,你俩咋认识的?”

“什么咋认识的,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怎么会认识羽生?”

“我怎么会认识?他我高中同学我怎么会不认识?”戈米沙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金博洋。

“啥?羽生是你高中同学?他和我们一个高中的?”金博洋睁大了眼睛。

“不会吧天总,”戈米沙一脸震惊,“当年羽生结弦作为学校唯一一个日本人而且是一个长得贼好看的日本人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每天课桌里都塞满了情书。你居然不知道?!”

其实金博洋不知道羽生结弦也不奇怪,因为金博洋在高中的时候真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

当时金博洋就想凭自己的本事考个好大学,然后找个好工作,自己养活自己而不去靠爹靠妈,所以他高中三年一直在努力学习,除了戈米沙他们也没什么朋友。

而金博洋认识戈米沙这个高三的也还是因为他俩做了几年的邻居。

“所以,天总,你俩到底咋认识的?”戈米沙凑近了些,贱兮兮道“你昨天那啥,是不是就因为他?”



TBC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