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花怜】霸王别姬 1

巨商花 x 名角怜

失踪人口回归,更新随缘

说实话我真的已经不记得我还有几个没填了。。。

重度ooc,慎入



———————————————————





“自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


这是谢怜成角的第八年,这是他第无数次唱这曲《霸王别姬》。


一曲终了,台下是雷鸣般掌声,还有一堆小姑娘红着脸喊他的名字,谢怜像往常一样向台下做揖,微笑,然后转身,回后台。


“谢老板!”师青玄不知何时溜到了后台来,不等谢怜反应过来便拉过谢怜的手对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高挑男子道,“明兄,这位就是北平第一名角,谢怜,老谢,这个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明兄,之前和你说过的,明兄前两年去西洋学习去了,今儿个刚刚回来,我便带他来一睹您的风采来了。”


“嗯,明仪先生。”谢怜向明仪微微颔首,又转向师青玄,“方才在台上就看到你们了,今儿个二楼雅座似乎很空,怎的您二位偏要挤到一楼去?”


“哎呀您不知道吗?二楼雅座被一达官贵人给包了!”师青玄左右看了看,凑到谢怜耳边悄声道:“血雨探花,花城。”


“花城…………”


花城,北平最大的商户,,并且脚踏黑白两道,说是富可敌国也着实是不为过。


“哎呀,老谢,想什么呢?我在倾酒楼订了宴席为明兄接风洗尘,你也一起来喝两杯酒啊!”师青玄一只手勾住谢怜的肩一只手勾住明仪。


“谢老板,”一个丑角打扮人掀开后台的帘子探入一个头进来,“梅师父喊你过去。”


“知道了。”谢怜颔首,“还请青玄兄稍等。”


师青玄一把打开扇子“没事,快去快回啊!”


谢怜刚刚走出去梅念卿便迎了过来,一边拉着他往二楼雅座走一边嘴里不停:“谢怜啊,我和你讲啊,你可别怪师父,前两天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气就是不好,咳,那什么欠了点钱,然后吧…………咳,总之,你可千万不要怪师父啊…………”


“师父,诶,不是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谢怜一路被梅念卿拉到了雅座,也不知道这位赌鬼师父葫芦里头有卖的什么药,然而他一句话还没问完,抬头便对上了一道目光。


如头十二月的暖阳,温暖,明亮。


“久闻大名,谢老板。”



TBC

【长顾】奖励

现Pa,师生年下

甜的,一发完

重度ooc,慎入



———————————————————



顾昀,小名顾子熹,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当同窗还在哼哧哼哧地刷着题的时候,他就已经保送进了国美。


然而这还没完,进了国美后顾某人天天撩妹撸串打发小,据那位被打的发小沈易说,顾昀大学四年没一天正紧的。可就这样一个没一天正经的顾昀走“狗屎运”般的拿了全国最高奖学金,然后拒绝了留校,拿着奖学金去买了套房子,和发小沈易去开了个国美突击班,一开就开个几十年,升学率也高,每年都能出个全国前十。


长庚大名李旻,是顾昀表哥的一个私生子,十二岁时便被丢给了顾昀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毛头小子。


长庚从小乖巧懂事,成绩也好,跟着顾昀这个美院高材生几年下来也会画点东西,只可惜他并不是真正有天赋的那种人。


可是高二那年,长庚却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一定要到顾昀画室里画画,说要考美院。


一个没画画天赋的清北的料去考美院,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但顾昀拗不过长庚,只好答应,但是对他的要求却比别人都高,留的作业也比别人多,希望可以让这个小崽子知难而退。


但是一年下来,长庚非但没有放弃,反而在顾昀的高压政策下越画越好了,这也许就叫“功夫不负有心人”吧。


“长庚,我真想不明白你好好的干嘛突然想考美院了?”


顾昀不止一次这样问过长庚,而长庚每次都只是笑笑,“因为受了义父的影响啊。”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因为,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你在一起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长庚的便爱上了顾昀,他的世界里似乎只容得下一个顾昀。


只容得下这个他永远都得不到的顾昀。


顾昀对他他好,也许只是把他当做弟弟,也许只是把他当做侄子,也许只是把他当做学生…………


长庚至今记得顾昀第一次帮他改画的样子。


那天他穿了一件淡粉色的套头卫衣,衣袖挽起,露出一小节白皙的手臂。


就像沈易说的,顾昀就没什么正经的时候,可是每当他拿起画笔,一双惹人的桃花眼里便是难得的认真。


长庚呆呆地看着顾昀,眼角耳垂的两粒朱砂痣在阳光下更为显眼。


考试前一个月的一节课,眼瞅着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两个女生就凑一起开始聊各种八卦。


“哟,两人凑这么近,干嘛呢?谈恋爱呢?”顾昀斜靠在墙上笑眯眯地望着两个女生。


“在讨论怎么样才能和你谈恋爱呢!”其中一个比较活泼的女生开玩笑道,话音刚落,画室里便爆发出了一阵哄笑。


顾昀也不恼,只是挑起一边眉笑道:“行啊,考到全国前十就考虑考虑。”


这本只是一句玩笑话,可坐在角落里的长庚却不禁捏紧了手中的铅笔。


“义父,如果…………我可以考到全国前十,你会给我奖励吗?”长庚给顾昀夹了一筷子青菜,问。


“嗯…………”顾昀把碗里青菜拨到一边,笑道,“会啊,把我的颜料盒送你怎么样?”


长庚看着顾昀的笑愣了神,顾昀便趁着长庚愣神的空子把刚刚长庚夹给他的拿筷子青菜给夹回了他碗里,然后起身摸了摸长庚的头道:“来,多吃点,吃完了画画去,记得把碗给洗了。”


说完便拍屁股走了。


长庚进考场之前,顾昀轻轻抱了抱长庚,笑道:“好好考,考完了请你吃大餐。”


长庚望着面前那人,那双桃花里浸满了笑意,眼角的朱砂痣在阳光下更为耀眼。


考试成绩出来了,李旻,全国第三。


顾昀笑着拍了拍长庚的肩,“考得不错,”顾昀说着便将一边的画盒递给长庚,“喏,奖励。”


“谢谢。”长庚低着头,声音里听不出一点儿异样。


“这只是一部分奖励。”顾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长庚面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人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这是第二个奖励。”




PS:长庚:“义父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对义父…………”

顾昀:“对不起啊,儿子,我偷看了你的日记。”





END


天呐!我的妈呀!真的是暴风哭泣!

【长顾】暮色 1

吸血鬼长 x 骑士顾

重度ooc,慎入

伪西幻,慎入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不定期更新



———————————————————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钟楼上的老敲钟人搓了搓手,平安夜的皇城广场上聚满了等待午夜十二点钟声敲响的人们。


整个皇城都浸在节日的气氛里,华灯和烟火照亮了整个皇城。


钟声敲响了十二下,广场上人群欢呼,雪又开始纷纷飘下,然后渐渐地越下越大,越下越大…………


“他妈的,”一阵夹着雪花的风吹过,顾昀裹紧了身上的披风,“好好不容易收拾完西边那条巨龙,皇城城门还没进就又要跑到这个鬼地方找什么四皇子…………平安夜都不让人好好过…………”


“哎,那有什么办法,这可是国王的命令。诶,子熹,再往北走可就是吸血鬼和狼人的地盘了啊,你说四王子他不会…………”沈易越想越觉得吓人,一把拉住顾昀的披风,“子熹,要是王子死了那可怎么办啊?国王可是说如果找不到…………”


“老妈子闭嘴吧!”顾昀把披风从沈易手中扯出来,继续迎着风雪大步往前走,风雪越来越大,似有一声叹息化在风雪中,听不大真切。


顾家是皇城最有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骑士世家,历代出名将,而顾昀则是这一代顾家的家主,也是唯一一个顾家人。


顾昀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顾家主在顾昀年幼时便与其妻——先皇的姑姑死于一场与狼人的战争。那一战打得惨烈,没有一个顾家人活着回来,但幸存下来的人和顾昀都知道,杀了顾家人的根本不是狼人,而是先皇偷偷养的死侍。


至于先皇为何要下狠心对自己的姑姑姑父下手,也许是怕顾家会撼动他的皇位,也许是因为他的贵妃,那个打着着魔法师名号的吸血鬼,那个曾经被顾家屠了满门的吸血鬼,那位他们此时正在寻找的四皇子的母亲。


想到这里,某老妈子的心更慌了,刚想开口,忽然有狼嚎划破夜空,混着呼呼的风声传来,两人心里忽然一紧。


要坏菜!


顾昀眉头一皱,嘴里嘟囔着“小崽子,作死吗”手上却已经长剑出鞘,披风被风吹起,里头的盔甲在月光下发出冰冷的银光。


雪,被鲜血染红,顾昀甩掉剑上的狼血,走到那个浑身是血,脏兮兮的瘦小的孩子面前蹲下,细细地打量着。


孩子十分的瘦小,几乎可以说是骨瘦如柴,大冬天的只穿了一件单衣,衣服上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血还是狼血,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微微打着颤,只是手中却紧紧攒着把长剑,眼中似有一团永不熄灭的火在烧。


“还好还好,只是背上被抓了一爪子,没啥问题,诶,子熹我和你说…………子熹?顾子熹!”


沈易用手肘捅了捅发呆的顾昀,顾昀愣了愣,没理某老妈子,而是一把抱起地上那个小崽子裹进自己的披风了,而就在顾昀抱起那孩子的瞬间,长剑应声落地,那只原本死死攒着剑的手转而去搂住了顾昀的脖子


“这么相信我吗?”顾昀看着怀里那个他一只手就可以抱起来的小东西,笑了笑,“那以后你就跟着我混吧。”



TBC

御酒:

铛铛铛铛!
抽一个奖!!!
我自己印的一套甜甜作品的明信片!!因为每种都印了那么几张,所以每一套都不太一样!但是差不多!每套还夹了一张别的,反正都印了,不送白不送(不是)
都是以前写过的!但是!有的现在看觉得好难看!所以都改了点,有的甚至重写!

红心蓝手共抽两位!谢谢大家!
(占tag抱歉,主要是我不打tag就没有人看!得!到!
要是没有人…就算了_(:з」∠)_那我就偷偷删掉

感谢大家捧场,我自己喜欢才印出来玩,确实没有出售的打算,好像也不能卖的吼,有人喜欢我非常开心!!很遗憾只印了这么多,以后出2.0再多印一点!我的微博@ 布休休休  也有抽,那里竞争没有这么激烈…明天晚上抽!谢谢大家!!!

【长顾】警官!有一个盗墓贼!1

考古学在读学生长 x 武警顾

看了Necoya太太的图有感

太太的图真的太好看了!奈何我文笔太渣。。。

严重ooc,欢迎指出bug

第一次写长顾,不喜勿喷吧。。。



———————————————————


“顾队,P镇R村有人报案说是抓到一伙盗墓贼。”


“嚯,又是盗墓贼,季平,这是咋们这个月抓的第几伙盗墓贼了?”顾昀在衣服上擦了擦眼镜,然后捞起挂在椅子上衣服道,“走了,去看看这伙盗墓贼。”


“哎,你等等!”沈易放下手中的搪瓷杯,追上顾昀,“老顾,你说不会又是长庚他们吧?这个月一共抓了五伙盗墓贼,三伙都是他们…………”


“十有八九是,”顾昀发动汽车,向上拖了拖眼镜道,“所以得赶紧过去,可别给村民暴打一顿给打出什么事来。”


长庚,大名李旻,P市公安局局长李丰同父异母的亲弟弟,武警大队队长顾昀的干儿子,是普瑞斯特大学考古系在读研究生,曾经拿过国家最高奖学金,留过洋,实打实的一个高材生。闲着没事干就喜欢和室友葛晨和草春花到乡下野考,然而却常常会被当成是盗墓贼,就像现在,他们仨就被一群村民用麻绳绑成了三只大闸蟹,旁边还有几个村民拿着扫帚锄头对着他们,时不时还有几片菜叶子向他们扔过来,有一种游街示众的既视感。


“呜呜,各位大哥大姐,误会啊,我们真的不是盗墓贼,不要,哎呀!”草春花眼泪汪汪地看着一众村民,然而不给他辩解的机会,又是一把菜叶子劈头盖脸扔下来,草春花成了曹菜花。


“哼!看你这个贼头贼脑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人!我明明看到你们三个鬼鬼祟祟在墓地里转来转去,不是盗墓贼是什么!”一个拿着镰刀壮汉指着三个人大声道,“你们这群盗墓贼真是不要脸,一个个年轻力壮不干活,去偷死人的钱!都给我老实点,警察马上就到了!”


“不是,大哥…………”


葛晨刚开口,又是一堆菜叶子砸过来。


葛晨:“…………”


“警察叔叔来啦!警察叔叔来抓坏人啦!”


不远处传来孩子欢快的声音,而在那清脆童音中还夹杂着警笛的声音。


村民们难得见到有警察来抓坏人,一下子都围了过去,留下两个拿着扫帚的壮汉一左一右继续看守这三个不要脸的“盗墓贼”


顾昀和沈易从警车上下来,就被一群村民围住,刚才那个拿着镰刀的壮汉先冲上去,微笑着对两人道:“警察同志你们总算来了!你们放心,盗墓贼已经被我们拿下了,就在那儿!”


顾昀顺着壮汉手指的地方望去,然后…………看到了一排前来围观的村民的脑瓜子…………


顾昀眼睛瞥过壮汉手里的镰刀,轻咳一声道:“带路吧。”


“呐,老顾”沈易轻轻捅了捅顾昀,“这么容易就被抓住,不会真是…………”


“顾队~你们怎么才来啊~”


沈易话还没说完,曹春花那九曲十八弯的声音就印证了他的猜想。


“行了,误会一场,都散了吧。”顾昀挥了挥手,径自向长庚走去,帮人解了绑,拍掉人头上的菜叶子顺便摸了一把长庚的头。


嗯,手感还不错。


“义父…………”


“哎呀,第四了啊。”顾昀抹掉长庚脸上的灰,“啧,你看看,弄成这样…………我就奇了怪了,怎么每次你们都能给当成盗墓贼?”


长庚低下头,声音里带上点委屈:“抱歉,又给义父添麻烦了…………”


顾昀看着一身狼狈的小义子,叹了口气,“以后长点记性!走吧,送你们回家。”



TBC









一座城池:

时隔四年终于在我主号转一下,以及统一说明一下不授权任何形式的转载和二改,看到太多营销号和二改我的文案,身为作者真的很无奈。

起因是记录当时在学校听到campanile的钟声记录的一段感受,不在那个环境下没有类似的经历是不会有这些理解的,所以能把这段心情传递出去我很高兴,但是看到很多擅自二改和盗图真的很无奈,但是给创作一条活路吧.....
谢谢了。


U can do it:



生日快乐,中国.请继续加油




要说的都说了


用图画来表达出我想表达,已足够.






深夜偷偷摸摸摸一张大帅。。。
哇,画不出大帅万分之一的美丽(sao qi)
大帅和甜心不要打死我。。。

【花怜】嘿,捕捉一只怜怜兔!

之前那个好像翻车了。。。
再发一遍吧,如果又翻了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