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长顾】不好啦!班长被顾老师拐走啦!3

班长长 x  班主任顾

师生年下

日常ooc 。。。

日常短小。。。

文笔什么的不存在的。。。




---------------------------------------------------------




17

高二年纪部主任是一个还差五年就可以退休的老教师,师龄整整三十五年,每天勤勤恳恳地工作,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过完五十五岁生日后一个星期,上面一纸调令下来,跑教育局做领导去了。走的那一天,整个高二简直像是过年一样,就差放几卷炮仗了。


废话,能不开心吗?先不说那个糟老头子一嘴带口音的普通话,自修啃个小饼干,年级部喝茶;冬天脸上起皮涂点乳液,年级部喝茶;刘海过了眉,年级部喝茶…………反正就是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只要被他逮着,小老弟,年级部见。


不过学生开心的不仅仅是这位老学究走了,最主要的是,接替他的年级部主任是,顾昀。


年级部主任本来是单独一个办公室的,但是同一办公室的沈易也是年级部的,顾昀索性就不换办公室了,直接大笔一挥写了个“年级部”往门上一贴就算完事了。


嗯,有史以来最草率的年级部。




18

升为年级部主任以后,顾昀的任务便又多了一个——吹晚自修的哨声。


这天晚自修顾昀坐在讲台上辅导个别学生题目,忽然他抬头一看钟,嘴里小声嘀咕了什么,而后便理理衣服走到窗前,刷的打开窗,一阵夹着烧麦秸秆味道的冷风便把班里一群打瞌睡的小崽子冻的打了个哆嗦。


然鹅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看见他们顾老师用力吸了口气…………然后…………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毕竟是实验班的高智商学霸,在和顾昀对视一秒后便都假装啥都没看见地低下头继续写作业,然鹅还没写一个字,耳畔便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哨声而且还连响三声,这并不是关键,关键是这哨声不仅震耳欲聋,而且催人尿下,简直是有退敌之效了。


此时站在顾昀身后的长庚并不想说话。




19

从那以后,吹哨这个重任便交到了沈易的手中。



20

下了一天的雨,小植物园里掉了一地的树叶,焦黄的枯叶蒲了满地。


长庚望着那被植物园挡住的教师办公室,心中莫名烦躁。


这本是顾昀的课,可是来上课的却是隔壁班的沈易。


据沈易说,顾昀是去开年纪部会议了。年级部动不动就要开会,临时召开一个紧急会议在正常不过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长庚心里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


仿佛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终于熬到下课,奈何沈易不似顾昀,迟迟不下课。长庚看了眼表,忽明白顾昀为什么叫这位沈老师“老妈子”了。真的是会讲,上课上着上着就开始炖鸡汤,然后课上的东西讲不完,就开始拖课了。



21

“沈老师,”长庚忽然打断了某老妈子,“我想去趟洗手间。”


某老妈子:“哦…………哦,好,那你快点,要上课了啊…………”


众学生:“…………”


氧化钙的,你也知道要上课了!



22

物理办公室里的暖气开得很足,长庚刚打开门,一股带着消毒水味道的暖流便扑面而来。


消毒水。。。


办公室里安静的出奇,长庚轻手轻脚地走进去,便看到顾昀正缩在躺椅上睡得正香,毛毯遮住了他的小半张脸,可是却遮不住他脸上那一道血痕。


顾昀生得本就白,那一道划痕在这一张脸上显得更加显眼狰狞,长庚紧蹙着眉,微凉的手不自觉地就附上了那人的脸,不想却扰了人的好梦。


刚刚睡醒的人还迷糊着,眼前还蒙着一层水雾,下意识地便捉住了那只作乱的手。


顾昀是高度近视,没了眼镜就和瞎子差不多。


所以此时顾昀便把脸凑到长庚面前,两人的鼻尖都快碰到一块儿了,长庚望着突然凑近的人屏住了呼吸,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你是…………长庚?”顾·瞎子·昀终于认出了来人,然后下意识地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什么似的,这个人一怔,若不是长庚扶着,变要从躺椅上滚下来,可也是这么一折腾,原本盖得好好的毯子便掉到了地上,然后露出了顾昀青


顾昀:“不是,长庚你听我解释…………”


“顾老师这是去上房揭瓦了还是去见义勇为了?”长庚面无表情道,“顾昀,我就你一个亲人了。”


我就你一个亲人了,你要是出什么事,我怎么办?


“不是,就一点小的皮肉伤,没事…………”顾昀越说声音越小,“我只是不小心从小电驴上摔了…………”


“顾昀!”


完蛋球了,小崽子真生气了。


“咳,那啥,义父错了还不成吗?义父认错了,”顾昀挤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小长庚过来,给你看个东西!”


说着便从一旁桌子上拿来一个小盒子,“先前看到的,觉得挺适合你,这不今儿个发工资就去买了。”


“你少给我来…………”长庚剩下的话便被他硬生生咽了回去。


那是一块手表。


像长庚其实是不怎么在意这些东西的,只是这块手表…………


几个星期前几个人围在一起讨论这块手表,有一个女生就说长庚很适合这块表。刚巧这话被顾昀听见了,晚上便问他喜不喜欢,长庚但是就随口答了句喜欢也没放在心上,谁知道…………



24

顾昀轻轻拍了拍怀里人的背,低声笑道:“小崽子。”


“义父,谢谢你。”


顾昀的领口湿了。




PS:沈老妈子:这可不怪我拖课拖得短。


TBC



【长顾】不好啦!班长被顾老师拐走啦!2

班长长 x 老师顾

师生年下。。。

日常短小。。。

日常ooc。。。

   



---------------------------------------------------------




10

顾昀觉得最近他们班的女生有点不正常。

平时他的课所有人都是全神贯注盯着黑板,可是最近这一阵子那些个女生一个个的都喜欢低着头。

嗯,不正常。

于是,第二天,顾昀趁着午休的时候逮住了一只去甜品站买奶茶的“女装大佬+少女之友”——曹春花。

“那啥,小曹啊,来买奶茶啊…………”

“嗯,嗯…………顾老师要喝吗?我请你,”曹春花看见顾昀就成了个大红脸,眨巴着大眼睛细声细气道,“最近新出的布丁奶茶很火的…………”

“啊…………不了,”顾昀打开了长庚逼他带的保温杯,喝了一口刚刚换进去的肥宅快乐水,“就问你个事儿。”

………………

   

1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沈易看着面前笑成智障的顾昀,默默地扶了扶眼镜。

刚才顾昀问题问出口,曹春花先是愣了一愣,而后脸更红了,低着头扭扭捏捏道:“哎呀,这不是,这不还都是怪顾老师嘛~”

顾昀:“???”

曹春花抬眼看了顾昀,又低下头继续道:“还不是顾老师的脚踝太好看…………”

于是,回到办公室的顾昀就笑成了这个样子。


12

自从曹春花做了那通/敌/叛/国的事以后,班里的女生也就不再藏藏掖掖的了,于是乎顾昀从此又多了一个新名字:“脚踝精”。

而顾昀也定了新规矩:上课好好听讲,下了课随便看。

这条新规一出,物理可上果然效率明显变高,而顾昀也遵守承诺每个课间过来转一圈,长庚看着不远处被女生围住的顾昀眯了眯眼睛。


13

“义父,明天开始要降温了。”长庚将手里的被子轻轻放在床头,然后回头看了眼洗完澡躺床上玩手机的顾昀,“记得多穿点衣服。”

顾昀放下手机,趁机薅了一把长庚微卷的头发,“知道啦!哎,还是儿砸关心我啊…………”

“那义父那条裤子我去帮义父洗了。”

“嗯…………等等,”顾昀抬起头看着笑得一脸乖巧可爱的长庚,“哪条?”

“就义父这两天穿的那条。”长庚继续笑得一脸乖巧,“我刚刚给扔洗衣机了。”

不知道为什么,顾昀总觉得长庚笑得有点渗人。

顾昀:“…………”

顾昀:“哦,好的,晚安。”

长庚:“晚安~”


14

翌日,望着顾昀被裤子遮住的脚踝,曹春花小声嘀咕道:“哎~顾老师怎么换裤子了,没劲~”

一边认真记笔记的长庚手下微微一顿。

不知为何,曹春花感觉背后凉嗖嗖的,于是某位弱不禁风的春花儿打了个哆嗦,然后轻轻捅了捅旁边靠窗的长庚,“班长大哥~把窗关一下,有点冷~”

“好。”长庚关上窗,温声道,“降温了,你也多穿点,别露脚踝了。”


15

随着天气渐渐变冷,也没有人再惦记着顾昀的脚踝了,而顾昀也早就把这事抛到了脑后,直到某天…………

“长庚,你看到我那条裤子没?”

“哪条?”

“就之前露脚踝那条。”

“哦,我看天冷了就收起来了,怎么了义父?”

“哦,没事…………”


16

然鹅从那以后,顾昀就再也没见过那条裤子。

【长顾】不好啦!班长好像被顾老师拐跑啦!1

班长长 x 班主任顾

师生年下

日常不会取名字。。。

日常ooc。。。

不喜勿喷,谢谢



-------------------------------------------------------



1

顾昀是一个重点高中的老师,一个物理老师。

顾昀有一个干儿子,叫李旻,小名长庚,是他表哥的私生子,亲妈难产死了,从小跟着一个有精神障碍的小姨生活。

后来小姨自杀死了,没多久长庚亲爹也死了,于是长庚的便宜哥哥就把他托付给了顾昀。

长庚的成绩很好,特别是理科,中考的时候以全市第一的成绩上了顾昀任教的高中的实验班。

高二选文理科,长庚毫不犹豫地选了理科,重新分班名单出来后,顾昀看着花名册里的那个“李旻”扬了扬嘴角。

“哟,儿子你在我班里啊!”


2

长庚是一个混血,中英混血。

长庚有一个秘密,他喜欢他的义父顾昀,第一眼看见他便喜欢上了。

是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

长庚小学的时候偏科严重,英语语文总是考第一,数学却是中下,后来他遇到了顾昀,顾昀知道他偏文科后只是随口提了一句:“啊,我是带理科实验班的啊”

只是随口一说,长庚却听到了心里,用了半年,数学从中下到了前三,以后再也没掉下来过。


3

重新分班后的第一天,顾昀半靠在讲台上,一双手随意地插在裤兜里,金丝眼镜下一双桃花眼带着笑意“那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顾昀,是你们的物理老师兼班主任,希望我们以后可以和平共处吧!”说完顾昀在班里扫视一圈,然后装模作样地道,“那个谁,那个年纪里很有名的那个李…………李什么…………”

顾昀话没说完,下面就有声音传来“老师是李旻吗?”

“哦,对对对,”顾昀一拍脑袋,一双盛满笑意的桃花眼望向长庚,“就李旻。那啥,以后你就是我的班长啦!”


4

期中考试了,在考前都有半个小时的考前辅导。

物理考前辅导时,顾昀才刚刚走到教室门口,副班长,一个长得还不错的女生就在窗口把顾昀拦下,问题目。

顾昀给人讲题的时候总喜欢靠得很近,在长庚那个角度看上去,两个人的脑袋几乎靠在了一起。

长庚望着窗前的人,磨了磨后槽牙,然后。。。默默翻出一打试卷。。。


5

“顾老师,”长庚抬头望着迎面走过来的人,“这题怎么做?”

哟,小崽子主动问我问题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成就感突然从心底里冒出来,顾昀笑盈盈地走过去,一手打在长庚肩上,开始讲题。

十分钟过去了。。。

二十分钟过去了。。。

“好了,没问题了吧?”顾昀轻轻喘了口气。

“呃…………还有…………”

长庚话没说完,外面便响起了整理考场的哨声。


6

期中考试成绩出来了,高二实验一班,总分第一,班级平均分比实验二班高了0.3分。。。

是的,0.3分。

主要原因是物理比他们低了5分多。。。

“你们看看你们怎么回事?”顾昀半靠在讲台上抱着手臂道,“我看我们班平时物理挺好啊,怎么这考回这么惨?”

顾昀挑着一边眉,一双桃花眼里盛着一点轻佻的笑意。

讲台下一片鸦雀无声。

顾昀看着下面一群低头认错的小崽子,轻笑了一声,而后打了个清脆的响指,道:“那行吧,回去没人一篇反思,不少于两百字啊。行了,自修。”

顾昀刚刚关上门,教室里便响起一阵叹息。

呵,一帮小兔崽子。


7

今年的天冷得特别快,早晨下了场雨,教室办公楼前的小植物园里落了一地枯黄。

为了某位依然只穿了一件薄外套的顾老师,实验班物理办公室里早早得开了热空调。

早读结束,长庚抱着一大摞作业穿过植物园,刚推开顾昀办公室的门,就看见某位顾老师从某位沈主任手里夺过了最后一串关东煮,然后不等某位苦命的沈主任发过来,就一阵风似的跑到长庚面前,把关东煮递到长庚面前,“辛苦我家小班长啦,作业扔那儿就好了,呐,奖励你一串关东煮!”

长庚望着面前的班主任几乎是脱口而出道:“大清早吃这些东西对身体不好。”


8

顾昀望着那一叠被长庚理得整整齐齐的反思有点头大。

啊。。。

不想看。。。

顾昀吸了口奶茶,一边嚼着嘴里的波霸一边随手拿过一张反思。

嗯,这熟悉的字。。。

顾昀的视线移到反思左上角的名字上———李旻。


9

和以往一样,下课铃一响顾昀便准时下课,走到门口又返过来补了句“反思都写的很认真,希望可以吸取这次的教训啊!班长,待会发下去。”说完还向长庚挑了挑眉。

发反思之前,长庚悄咪咪地把一叠反思翻了一遍,每一张反思上都是一个俊秀潇洒的“阅”字,唯独最后一张上是五个字——“加油!小长庚”



TBC.

 @彭彭彭彭彭彭彭猪 

小号。

专发柚天。

【朋友,来碗鸡汤面吗?】上

鸡汤面店发 x (假)美术老师怜

灵感来源于我的一个美术老师

尽量三发完吧。。。

日常ooc



--------------------------------------------------------



"谢怜是一个老师,一个私人画廊的美术老师,专门教小朋友画儿童画的那种。

但谢怜最擅长的,是画墙绘。


八年前,T市最大的上市公司仙乐公司曾在老街圈了一块地,搞了一面艺术墙,几百平方米,由刚刚从美院毕业的天才谢怜一人独自完成。


当年那面艺术墙曾引起这个T市乃至整个墙绘界的轰动并且一度成为T市的象征。


而这个艺术墙的作者,那位天才实际上就是仙乐公司的太子爷,仙乐公司董事长的独子。


可俗话说“盛极必衰”,八年后,仙乐公司被迫宣布破产,董事长因为抑郁症在公司破产后自杀,其夫人也在次日上吊自杀。艺术墙被拍卖出去,而后拆了造成了新厂房。


随着艺术墙的轰然倒塌,天才太子爷也就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穷光蛋,浑身上下就剩了一点儿一文不值的“才华”。


一个私人画廊的老板君吾惜才收留谢怜,可每个月的工资却少的可怜,有时候连水电费都交不起,一个月里有二十多天的一日三餐是一块钱一个的白馒头凑合。


最近画廊旁边开了家鸡汤面店,生意不错,有时候排队的人还会排到店门外。


这天晚上谢怜被君吾叫住帮忙画一张油画来逗老板娘梅念卿开心,都说天才离疯子只有一步之遥,谢怜拿起笔后就忘了时间,待到画完抬头看钟才发现竟已经九点了,肚子也在这个时候发出一些煞风景的声音。


包里好像还有一个白馒头,正好热一下可以吃。天真可爱的谢怜如是想道。


可有时候吧,就是这样倒霉,谢怜刚刚打开微波炉,忽然“嘎达”一声,断电了。


谢怜在黑暗中眨巴了一下眼。


就在此时,一阵带着鸡汤香味的风透过窗户吹进漆黑一片的画室。


………………


好饿。。。


面店门口门帘被一双好看的手轻轻撩开,一个小个子的男生看了一眼来人,而后继续低头擦桌子,“不好意,我们今天打烊了。”


“啊,这样啊,抱歉,打扰…………”谢怜说着就想转身出门,手刚刚碰到门帘,身后便响起青年好听的声音。


“等等,”只见一个穿着红色T恤的年轻男子从后厨走出来,斜靠在收银台上,微笑着看着谢怜道“九点半打烊,现九点二十五。”


说着,似笑非笑目光便落到了刚才那个擦桌子的男生身上,那个男生先是一愣,而后浑身哆嗦了一下,下一秒便满脸笑容地走向谢怜:“先生要吃点什么?”


“一碗鸡汤面,谢,谢谢。”谢怜话音刚落,那男生便一阵风是的刮进了后厨。


谢怜看着那男生离去的背影有些反应不过来。


现在的年轻人都是会变脸的吗。。。


“哥哥,坐。”


方才的那个青年拉开一张椅子,谢怜礼貌性地向他笑了笑。


“谢谢,”谢怜坐下,抬头看了眼墙上的菜单,再看着面前的人,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钱先给你吧…………”说着谢怜便从口袋里挖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


那青年愣了一下,随即笑道,“不必了,这碗面算是我请哥哥的。”


“啊?那怎么行?”谢怜把那两张纸币往前推了推,“这钱虽然旧,但是它也是钱啊。”


那男子闻言,脸上的笑容先是一僵,而后便笑了起来,“噗,哥哥误会了。”男子指了指谢怜衣服上不小心沾到的颜料,“哥哥是隔壁画廊的吧?之前有看到过哥哥几次。其实我也特别喜欢画画,尤其是墙绘…………所以…………”


那男子指了指面店的一面墙,“如果可以的话,可不可以请哥哥帮我画一个墙绘?作为报酬,以后一个月哥哥都可以来我的面店免费吃面。”


“墙绘吗…………”谢怜呆呆地望着那面墙,脑海中又浮现出了那面艺术墙,和当年少年人的意气风发。


算什么呢?当年的天才竟然帮一个小小面馆画墙绘?而且报酬竟然是几个月的面?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八年前那会是这样的笑话呢?


“当然可以啦”谢怜向那人笑笑,“我叫谢怜。”


“我叫花城,哥哥可以叫我三郎。”


TBC



霸王别姬 2

巨商花 x 名角怜

日常ooc

文笔被戚容吃了

似乎有点短。。。



-------------------------------------------------------




"六月的天气娃娃的脸,说变就变,方才还是烈日炎炎,整个北平好似一个大锅炉蒸得人喘不过气,眨眼间便又阴云密布,下一刻便是雨珠接连不断地倾倒下来,连成一道道雨帘。


“谢老板?”花城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高脚杯,手指修长,无名指上的红色蝴蝶结在灯光下鲜艳地有些晃眼。


谢怜望着面前的人晃了神,对面的人撑死了也就二十出头,身材高挑,谈吐文雅,整个人透着一股高雅的气质,而有时却又有些少年心性,语气里总是带着点儿轻佻的笑意,就像是北平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根本无法将他与传说中的凶神恶煞的赌场老板“血雨探花,花三爷”联想到一起。


嗯,如果忽略他右眼上的黑色眼罩的话。


听到花城喊了自己,谢怜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抱歉,走神儿了。”


“我看谢老板好像都没动几次筷子,可是饭菜不合谢老板的胃口?”花城垂眼撇了一眼满桌的大鱼大肉,轻哼一声,“全是这些油腻腻的东西,明儿个就让那个厨子滚蛋。”


“诶?别!”谢怜边说着便起身盛了一碗鸡汤,“这菜挺好的,只是我方才多吃了些点心,不太饿。”


谢怜手忙脚乱地起身盛汤,边说着还抬头去看花城,刹那间,眼神交接。


谢怜手一抖,汤险些洒出来,而洽在此时,一只微凉的手拖住了谢怜的手,“留神儿!”


谢怜有些尴尬地笑笑,低头专心喝汤,不再去看花城。


太丢人了!


谢怜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花城的那个眼神,那个如同星光璀璨的目光,如同一把钥匙打开了谢怜心底的一把陈旧的锁,可是当他推开那扇被人遗忘已久的门却又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在哪里呢?到底在哪里,在什么时候他也曾看到过这个目光呢?


谢怜想不起来。


“谢老板”花城一手托着头,微笑道,“汤喝完了。”


“啊?…………啊!”谢怜方才想入了神,抬头看了眼花城在低头看了眼那只剩个汤底的瓷碗,顿时有种找个地洞藏起来的冲动——这是他今晚丢的第三次人了!


“看来这个汤是真的好喝,谢老板再喝一碗吧。”花城轻笑了声,便起身帮谢怜盛了满满一碗汤。


“咳,麻烦花三爷了。”


“叫三郎便好”花城坐下,嘴角歪起一抹弧度,“我似乎与谢老板挺投缘,不知以后可否直接叫您哥哥?”


“嗯,当然。”


雨停了,雨水顺着屋檐滑下,落入水潭,泛起一层涟漪。


谢怜将窗关上,从怀中摸出一条细细的银链子,链子下方坠着一枚金刚石戒指。


谢怜望着那戒指,耳畔似乎又想起那人的声音。


“小玩意儿,送给哥哥,还希望哥哥可以随身带着。”


“花城…………”谢怜喃喃道,“到底在哪里见过你呢…………”




TBC




PS:

国师:花三爷可还满意?

阿发:嗯

国师:那赌场…………

阿发:随便赌,输了算我的

(我已在ooc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花怜】霸王别姬 1

巨商花 x 名角怜

失踪人口回归,更新随缘

说实话我真的已经不记得我还有几个没填了。。。

重度ooc,慎入



———————————————————





“自我随大王,东征西战,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


这是谢怜成角的第八年,这是他第无数次唱这曲《霸王别姬》。


一曲终了,台下是雷鸣般掌声,还有一堆小姑娘红着脸喊他的名字,谢怜像往常一样向台下做揖,微笑,然后转身,回后台。


“谢老板!”师青玄不知何时溜到了后台来,不等谢怜反应过来便拉过谢怜的手对旁边一个西装革履的高挑男子道,“明兄,这位就是北平第一名角,谢怜,老谢,这个就是我最好的朋友,明兄,之前和你说过的,明兄前两年去西洋学习去了,今儿个刚刚回来,我便带他来一睹您的风采来了。”


“嗯,明仪先生。”谢怜向明仪微微颔首,又转向师青玄,“方才在台上就看到你们了,今儿个二楼雅座似乎很空,怎的您二位偏要挤到一楼去?”


“哎呀您不知道吗?二楼雅座被一达官贵人给包了!”师青玄左右看了看,凑到谢怜耳边悄声道:“血雨探花,花城。”


“花城…………”


花城,北平最大的商户,,并且脚踏黑白两道,说是富可敌国也着实是不为过。


“哎呀,老谢,想什么呢?我在倾酒楼订了宴席为明兄接风洗尘,你也一起来喝两杯酒啊!”师青玄一只手勾住谢怜的肩一只手勾住明仪。


“谢老板,”一个丑角打扮人掀开后台的帘子探入一个头进来,“梅师父喊你过去。”


“知道了。”谢怜颔首,“还请青玄兄稍等。”


师青玄一把打开扇子“没事,快去快回啊!”


谢怜刚刚走出去梅念卿便迎了过来,一边拉着他往二楼雅座走一边嘴里不停:“谢怜啊,我和你讲啊,你可别怪师父,前两天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手气就是不好,咳,那什么欠了点钱,然后吧…………咳,总之,你可千万不要怪师父啊…………”


“师父,诶,不是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谢怜一路被梅念卿拉到了雅座,也不知道这位赌鬼师父葫芦里头有卖的什么药,然而他一句话还没问完,抬头便对上了一道目光。


如头十二月的暖阳,温暖,明亮。


“久闻大名,谢老板。”



TBC

【长顾】奖励

现Pa,师生年下

甜的,一发完

重度ooc,慎入



———————————————————



顾昀,小名顾子熹,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当同窗还在哼哧哼哧地刷着题的时候,他就已经保送进了国美。


然而这还没完,进了国美后顾某人天天撩妹撸串打发小,据那位被打的发小沈易说,顾昀大学四年没一天正紧的。可就这样一个没一天正经的顾昀走“狗屎运”般的拿了全国最高奖学金,然后拒绝了留校,拿着奖学金去买了套房子,和发小沈易去开了个国美突击班,一开就开个几十年,升学率也高,每年都能出个全国前十。


长庚大名李旻,是顾昀表哥的一个私生子,十二岁时便被丢给了顾昀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毛头小子。


长庚从小乖巧懂事,成绩也好,跟着顾昀这个美院高材生几年下来也会画点东西,只可惜他并不是真正有天赋的那种人。


可是高二那年,长庚却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一定要到顾昀画室里画画,说要考美院。


一个没画画天赋的清北的料去考美院,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但顾昀拗不过长庚,只好答应,但是对他的要求却比别人都高,留的作业也比别人多,希望可以让这个小崽子知难而退。


但是一年下来,长庚非但没有放弃,反而在顾昀的高压政策下越画越好了,这也许就叫“功夫不负有心人”吧。


“长庚,我真想不明白你好好的干嘛突然想考美院了?”


顾昀不止一次这样问过长庚,而长庚每次都只是笑笑,“因为受了义父的影响啊。”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因为,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你在一起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长庚的便爱上了顾昀,他的世界里似乎只容得下一个顾昀。


只容得下这个他永远都得不到的顾昀。


顾昀对他他好,也许只是把他当做弟弟,也许只是把他当做侄子,也许只是把他当做学生…………


长庚至今记得顾昀第一次帮他改画的样子。


那天他穿了一件淡粉色的套头卫衣,衣袖挽起,露出一小节白皙的手臂。


就像沈易说的,顾昀就没什么正经的时候,可是每当他拿起画笔,一双惹人的桃花眼里便是难得的认真。


长庚呆呆地看着顾昀,眼角耳垂的两粒朱砂痣在阳光下更为显眼。


考试前一个月的一节课,眼瞅着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两个女生就凑一起开始聊各种八卦。


“哟,两人凑这么近,干嘛呢?谈恋爱呢?”顾昀斜靠在墙上笑眯眯地望着两个女生。


“在讨论怎么样才能和你谈恋爱呢!”其中一个比较活泼的女生开玩笑道,话音刚落,画室里便爆发出了一阵哄笑。


顾昀也不恼,只是挑起一边眉笑道:“行啊,考到全国前十就考虑考虑。”


这本只是一句玩笑话,可坐在角落里的长庚却不禁捏紧了手中的铅笔。


“义父,如果…………我可以考到全国前十,你会给我奖励吗?”长庚给顾昀夹了一筷子青菜,问。


“嗯…………”顾昀把碗里青菜拨到一边,笑道,“会啊,把我的颜料盒送你怎么样?”


长庚看着顾昀的笑愣了神,顾昀便趁着长庚愣神的空子把刚刚长庚夹给他的拿筷子青菜给夹回了他碗里,然后起身摸了摸长庚的头道:“来,多吃点,吃完了画画去,记得把碗给洗了。”


说完便拍屁股走了。


长庚进考场之前,顾昀轻轻抱了抱长庚,笑道:“好好考,考完了请你吃大餐。”


长庚望着面前那人,那双桃花里浸满了笑意,眼角的朱砂痣在阳光下更为耀眼。


考试成绩出来了,李旻,全国第三。


顾昀笑着拍了拍长庚的肩,“考得不错,”顾昀说着便将一边的画盒递给长庚,“喏,奖励。”


“谢谢。”长庚低着头,声音里听不出一点儿异样。


“这只是一部分奖励。”顾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长庚面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人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这是第二个奖励。”




PS:长庚:“义父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对义父…………”

顾昀:“对不起啊,儿子,我偷看了你的日记。”





END


天呐!我的妈呀!真的是暴风哭泣!

【长顾】暮色 1

吸血鬼长 x 骑士顾

重度ooc,慎入

伪西幻,慎入

小学生文笔,不喜勿喷

不定期更新



———————————————————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钟楼上的老敲钟人搓了搓手,平安夜的皇城广场上聚满了等待午夜十二点钟声敲响的人们。


整个皇城都浸在节日的气氛里,华灯和烟火照亮了整个皇城。


钟声敲响了十二下,广场上人群欢呼,雪又开始纷纷飘下,然后渐渐地越下越大,越下越大…………


“他妈的,”一阵夹着雪花的风吹过,顾昀裹紧了身上的披风,“好好不容易收拾完西边那条巨龙,皇城城门还没进就又要跑到这个鬼地方找什么四皇子…………平安夜都不让人好好过…………”


“哎,那有什么办法,这可是国王的命令。诶,子熹,再往北走可就是吸血鬼和狼人的地盘了啊,你说四王子他不会…………”沈易越想越觉得吓人,一把拉住顾昀的披风,“子熹,要是王子死了那可怎么办啊?国王可是说如果找不到…………”


“老妈子闭嘴吧!”顾昀把披风从沈易手中扯出来,继续迎着风雪大步往前走,风雪越来越大,似有一声叹息化在风雪中,听不大真切。


顾家是皇城最有名也是历史最悠久的骑士世家,历代出名将,而顾昀则是这一代顾家的家主,也是唯一一个顾家人。


顾昀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顾家主在顾昀年幼时便与其妻——先皇的姑姑死于一场与狼人的战争。那一战打得惨烈,没有一个顾家人活着回来,但幸存下来的人和顾昀都知道,杀了顾家人的根本不是狼人,而是先皇偷偷养的死侍。


至于先皇为何要下狠心对自己的姑姑姑父下手,也许是怕顾家会撼动他的皇位,也许是因为他的贵妃,那个打着着魔法师名号的吸血鬼,那个曾经被顾家屠了满门的吸血鬼,那位他们此时正在寻找的四皇子的母亲。


想到这里,某老妈子的心更慌了,刚想开口,忽然有狼嚎划破夜空,混着呼呼的风声传来,两人心里忽然一紧。


要坏菜!


顾昀眉头一皱,嘴里嘟囔着“小崽子,作死吗”手上却已经长剑出鞘,披风被风吹起,里头的盔甲在月光下发出冰冷的银光。


雪,被鲜血染红,顾昀甩掉剑上的狼血,走到那个浑身是血,脏兮兮的瘦小的孩子面前蹲下,细细地打量着。


孩子十分的瘦小,几乎可以说是骨瘦如柴,大冬天的只穿了一件单衣,衣服上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血还是狼血,整个人蜷缩在地上微微打着颤,只是手中却紧紧攒着把长剑,眼中似有一团永不熄灭的火在烧。


“还好还好,只是背上被抓了一爪子,没啥问题,诶,子熹我和你说…………子熹?顾子熹!”


沈易用手肘捅了捅发呆的顾昀,顾昀愣了愣,没理某老妈子,而是一把抱起地上那个小崽子裹进自己的披风了,而就在顾昀抱起那孩子的瞬间,长剑应声落地,那只原本死死攒着剑的手转而去搂住了顾昀的脖子


“这么相信我吗?”顾昀看着怀里那个他一只手就可以抱起来的小东西,笑了笑,“那以后你就跟着我混吧。”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