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长顾】奖励

现Pa,师生年下

甜的,一发完

重度ooc,慎入



———————————————————



顾昀,小名顾子熹,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当同窗还在哼哧哼哧地刷着题的时候,他就已经保送进了国美。


然而这还没完,进了国美后顾某人天天撩妹撸串打发小,据那位被打的发小沈易说,顾昀大学四年没一天正紧的。可就这样一个没一天正经的顾昀走“狗屎运”般的拿了全国最高奖学金,然后拒绝了留校,拿着奖学金去买了套房子,和发小沈易去开了个国美突击班,一开就开个几十年,升学率也高,每年都能出个全国前十。


长庚大名李旻,是顾昀表哥的一个私生子,十二岁时便被丢给了顾昀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毛头小子。


长庚从小乖巧懂事,成绩也好,跟着顾昀这个美院高材生几年下来也会画点东西,只可惜他并不是真正有天赋的那种人。


可是高二那年,长庚却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一定要到顾昀画室里画画,说要考美院。


一个没画画天赋的清北的料去考美院,天底下再没有比这更荒唐的事情了,但顾昀拗不过长庚,只好答应,但是对他的要求却比别人都高,留的作业也比别人多,希望可以让这个小崽子知难而退。


但是一年下来,长庚非但没有放弃,反而在顾昀的高压政策下越画越好了,这也许就叫“功夫不负有心人”吧。


“长庚,我真想不明白你好好的干嘛突然想考美院了?”


顾昀不止一次这样问过长庚,而长庚每次都只是笑笑,“因为受了义父的影响啊。”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更因为,这样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你在一起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长庚的便爱上了顾昀,他的世界里似乎只容得下一个顾昀。


只容得下这个他永远都得不到的顾昀。


顾昀对他他好,也许只是把他当做弟弟,也许只是把他当做侄子,也许只是把他当做学生…………


长庚至今记得顾昀第一次帮他改画的样子。


那天他穿了一件淡粉色的套头卫衣,衣袖挽起,露出一小节白皙的手臂。


就像沈易说的,顾昀就没什么正经的时候,可是每当他拿起画笔,一双惹人的桃花眼里便是难得的认真。


长庚呆呆地看着顾昀,眼角耳垂的两粒朱砂痣在阳光下更为显眼。


考试前一个月的一节课,眼瞅着还有几分钟就下课了,两个女生就凑一起开始聊各种八卦。


“哟,两人凑这么近,干嘛呢?谈恋爱呢?”顾昀斜靠在墙上笑眯眯地望着两个女生。


“在讨论怎么样才能和你谈恋爱呢!”其中一个比较活泼的女生开玩笑道,话音刚落,画室里便爆发出了一阵哄笑。


顾昀也不恼,只是挑起一边眉笑道:“行啊,考到全国前十就考虑考虑。”


这本只是一句玩笑话,可坐在角落里的长庚却不禁捏紧了手中的铅笔。


“义父,如果…………我可以考到全国前十,你会给我奖励吗?”长庚给顾昀夹了一筷子青菜,问。


“嗯…………”顾昀把碗里青菜拨到一边,笑道,“会啊,把我的颜料盒送你怎么样?”


长庚看着顾昀的笑愣了神,顾昀便趁着长庚愣神的空子把刚刚长庚夹给他的拿筷子青菜给夹回了他碗里,然后起身摸了摸长庚的头道:“来,多吃点,吃完了画画去,记得把碗给洗了。”


说完便拍屁股走了。


长庚进考场之前,顾昀轻轻抱了抱长庚,笑道:“好好考,考完了请你吃大餐。”


长庚望着面前那人,那双桃花里浸满了笑意,眼角的朱砂痣在阳光下更为耀眼。


考试成绩出来了,李旻,全国第三。


顾昀笑着拍了拍长庚的肩,“考得不错,”顾昀说着便将一边的画盒递给长庚,“喏,奖励。”


“谢谢。”长庚低着头,声音里听不出一点儿异样。


“这只是一部分奖励。”顾昀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长庚面前,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人唇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


“这是第二个奖励。”




PS:长庚:“义父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对义父…………”

顾昀:“对不起啊,儿子,我偷看了你的日记。”





END


评论(7)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