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花怜】嘿!捕捉一只怜怜兔!2

红狐狸花 X 兔叽怜
嘿嘿嘿,我又回来啦!大家元宵节快乐!
ooc预警!
依然不知道自己在瞎写些啥…………

————————————————————

花花怀着激动而又忐忑的心情,来到了君吾老父亲的地盘,然而花花肆无忌惮地转了一大圈,都没有看到怜怜的身影。

哥哥,去哪里了呢?

这时,空气中传来了一股熟悉的气息,花花循着气味望去,只见不远处的草地上躺着一大一小,一黑一白两个身影。

花花眯了眯眼睛,向那一大坨东西走去,然后踢了踢那黑不溜秋的一团。

“谁啊!”黑水瞪了来“人”一眼。

“我,黑水,帮我个忙。”

“不干。”说着,贺玄玄便继续趴了下去,舔了两口怀里还在睡觉的青玄玄。

“…………”

“好的,不过话说你现在总共欠我多少来着?嗯,加上利息的话………”

“什么忙?”贺玄玄抬头。

……………

山下小镇的主干道上,人来人往。

谢怜拉着风信信和慕情情找了块空地,酝酿了一下后,中气十足地喊道:“各位乡亲父老,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了啊!”

这一声喊得惊天地泣鬼神,果然吸引了不少吃瓜群众。

慕情情白眼翻地几乎看不到眼珠,风信信则一脸“我操了”的表情。

“咳,慕情,快别翻白眼了,还有风信,笑一下嘛,笑一下,哈哈哈哈哈”

“呵呵,我可以回去吗?”风信慕情难得的意见一致。

“抱歉,不行。”

今天国师打麻将又输了,不仅把他辛辛苦苦攒的养老钱都给输掉了,还欠了人钱,于是谢怜只好过来卖艺帮他赚钱还债,美其名曰:“修行”。

“哎,你们别傻站着啊,要表演啥啊?”

“胸口碎大石看吗?”谢怜微笑道。

“早过时了,不看,不看!”

“一下碎四块。”谢怜继续微笑道。

“咦,四块,好像没看过。”

“你这个小白脸行不行啊?”

“来啊来啊……”

周围的人开始议论起来,慕情则一把把谢怜拉到了后面,风信则站了出来,道:“不碎大石,表演射箭,就射那边那个旗子,都射在同一个字上。”

说完就反手取下了弓箭,“嗖嗖嗖”三箭齐发,正好全射在远处一面旗子上,而且很明显,都射出同一个字上。

台下一片欢呼鼓掌声,大大小小的铜板不断地扔了过来,慕情一边翻着白眼,一边和风信捡着钱。

“谁?!是谁射的箭?!谁把箭射我家招牌上了!”

只见一个肥胖油腻的中年妇女,身后跟着一群彪形大汉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周围的吃瓜群众都让开了一条道,还有人在窃窃私语着什么,谢怜听不大清。那妇女一双眼睛来回打量着一脸茫然的谢怜等人,然后目光落在了风信手里的弓箭上。

“是你射的?!来人啊!给我打!”那女人大喊。

“别别别,这位大婶,您听我说,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向您道歉,真的对不起,我们会赔的!我保证!”

“赔?”那女人上下打量着谢怜,又围着他绕了一圈,笑道,“你要怎么赔?你有钱吗你?不过看你这长得到白白净净的………比如,就拿你来陪吧!带走!”
随着那妇人一声令下,几个大汉就过来把谢怜抬了走了。

谢怜:“???”

风信:“???”

慕情:“???”
谢怜就这么被抬到了一座华丽丽的楼前,还没进去,就远远地闻到了一股胭脂水粉的气息,门口还站着几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在门口迎着客,谢怜现在这个人,哦不,整个兔都不好了。

“那个,我,我是男的,我,我没钱。”

“呵呵,我知道你是男的,也知道你没钱,所以我这不是带你来赚钱了吗!”那妇人一甩袖帕,拉着谢怜就要往里走。

这时,一双手拉住了谢怜的另一只手,低沉好听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抱歉,这个人,我带走了。”


TBC

评论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