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花怜】幼儿园的谢爸爸不爱我们啦!

ABO 总裁花A X 幼儿园怜O
严重ooc,小学生文笔,文不对题,语句不顺,私设如山,望各位见谅。
啊,真的好爱花怜啊,我命令你们马上结婚!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九月份的天气已经渐渐转凉,路边满是从树上飘落下来的黄叶,踩在上面发出“沙沙”的声响。随着天色渐暗,马路两旁亮起了昏黄的路灯。
谢怜走在路上,正思考着一会晚饭是吃百年好合羹还是玉洁冰清丸。

就在这时感到裤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谢怜拿出来看看。

“哥哥,我刚刚把那几张图给画好了,哥哥你文码好了吗?”接下来是三张图片。

谢怜在看到“三郎”二字的时候嘴角不自觉地扬了起来,回复道:“码好了,三郎的图
很好看呢!”

“谢谢哥哥夸奖。哥哥吃饭了吗?”

“没,刚下班。”

对面安静了一会,但很快又发来一个链接。

“哥哥,这家店的大排饭很好吃,来安利给哥哥。”

谢怜看着手机屏幕,笑得“春光明媚”,直到一股秋风钻进他的衣领使他不禁打了个寒战,谢怜才裹紧了外套继续向前走去。

今年天气好冷啊,过两天可以穿秋裤了……谢怜如是想道。

谢怜是一位幼儿园老师,同时他还是一个写手,专写耽美的写手。而且,谢怜是一个omega,一个发情期时常紊乱的omega。

当时仙乐公司还没破产的时候谢怜也是相当风光的“太子殿下”。那时所有人都以为咱“太子殿下”一定会分化成一个alpha,再不济至多也就是个beta,谢怜表面上虽是一副不怎么在意的样子,但当他真正分化成了一个omega的时候心里难免还是有几分失落的。

当然喽,他才不会把这么一点小事放心上,看着分化成alpha和beta此时正一脸苦大仇深的风信和慕情说:“你们干嘛这个表情?我自己都不在意你们那么在意干嘛?人嘛,活着最重要的就是开心!你们肚子饿不饿啊?我下面给你们吃!”

说着就真的要往厨房走去。

风情二人连忙冲过去拉住了他:“不了不了,殿下我们不饿,真的!”

呵,谢怜做饭,呵呵呵呵……慕情在心里默默翻了一万个白眼。

不过发情期紊乱这个梗,倒是没让谢怜少吃苦头。有时几个月都没有发情期,有时一个月有两次发情期,用了各种方法都没用。有次在学校上课,上着上着就忽然发情,那个尴尬的啊……

谢怜慢悠悠地走回了家,在家门口刚好就遇见了外卖小哥,接了外卖道了谢便开门进了屋。

刚打开外卖的盒子就有一股大排的香味扑鼻而来。
不愧是三郎喜欢吃的,真的挺好吃呢。谢怜咬了一口大排,边嚼边想着:三郎吃饭了没有呢?
就在这时,放在一边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三郎发来一张图片”

谢怜立马放下筷子,解了锁屏。只见对方发来了一张大排饭的照片,和自己面前的这个一样的包装盒。

谢怜看着屏幕笑了笑,鬼使神差地就举起了手机也拍了张大排饭的照片过去,对面几乎是秒回,发了个“斜眼笑”的表情包过来。“快点吃饭,不要玩手机啦”谢怜一面嚼着一大口饭一面打字。

嗯,真的很好吃啊!

要说到怎么认识这个三郎的谢怜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还记得一个月前,谢怜刚完结了一篇文,是be,中间夹杂着刀片和玻璃渣,但文笔是真的好,读了让人回味无穷,即使无比扎心却又想要继续读下去。
这篇文是一篇长篇,好不容易完结了本应皆大欢喜,可偏偏就在这时,发生了一件不得了的大事情。

两个画手圈大大忽然开撕了。而开撕的原因很简单——一个当众黑谢怜,而刚巧另一个是谢怜死忠粉,于是就一言不和骂了起来。而那两个大大,黑谢怜的叫“青鬼戚容”死忠粉叫“血雨探花”。

这两个ID谢怜其实都不陌生,一个是因为几乎天天都要黑他并且是他的一个神经病表弟,另一个则是因为他的画真的挺好看的,谢怜挺喜欢那画风,从而注意到他。而且那“血雨探花”真的是死忠粉了,因为谢怜发的每一条微博他总是第一个赞的,因此,谢怜对这个ID的印象尤为深刻。

一开始两个人只是在微博上对骂,各种怼,往死里怼,再到后来越怼越凶,那群粉丝又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有的甚至还煽风点火,还有的就也跟着一起帮着怼,以至于原本的在微博上互撕,撕到后来都上热搜了,撕到后来都要去小树林切磋武艺了,吓得谢怜连忙出来,制止了这一“动乱”。

自这次大佬互怼之后,人们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例如:“青鬼戚容”原来是“太子殿下”的大表弟,并且脑子疑似是有问题;还有“血雨探花”和“太子殿下”竟然互关了,且在此之后,太子殿下发文总是会有一张配图,一看这画风再看图片交落里一个水印:“血雨探花”。妈耶!神仙合作啦!

在这一个月里,谢怜自己也没发现,他看微信的频率变高了,家里的一些日常用品如牙膏保温杯和点的外卖都是三郎给安利的。还有一点他不知道的就是,现在在圈子里有一个热门cp——花怜。
谢怜吃好饭,起身把东西收拾好手机屏幕便又亮了起来。

“哥哥,明天有空吗?”

“嗯,有空。”

“那,哥哥我们见个面吧”

谢怜看着屏幕愣了一下,怎么莫名其妙就要见面了?这么突然的吗?谢怜呆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到底去还是不去呢?谢怜看着三郎的小白花头像鬼使神差地就打了一个“好”发过去,等他反应过来想撤回的时候,对面已经把明天见面的时间地址都发过来了。

“哥哥,那我们明天见吧!”



TBC

评论(5)

热度(261)

  1. 墨染白宣我爱学习 ( ¨̮ )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