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忘羡】引魂 第二章

云寒丹霄:

持有灵汪叽×通灵人羡羡


产的时候仿佛耳边回响着那个页游广告“神秘莫测的僵尸王将臣……”




“魏婴。”


“……啊?几点了?”


“卯时了。”


“……卯时?什么卯时?”


“魏婴,起来。”


“嗯……你等等。”


“魏……”


“唉……我再睡会儿……”魏无羡掀起被子的一角,将床头柜上蓝忘机的灵牌一把罩住,连带被子一起死死压在身下。


蓝忘机面无表情地从他胸膛底下飘出来,向墙角斜放的古琴横飞过去,瞬间没入其中,乌黑的琴身上浮起一阵柔光,琴弦自发地动了起来,响起一阵气势非凡的破障音。


不过十来分钟,魏无羡就自觉爬了起来,捂着耳朵无奈道:“好了好了!我这就起!”


琴弦“嘣”的一响,算是应了。蓝忘机从琴上现身,肃然道:“卯时起,亥时息,修行者更应自律。”


“好好好,忘机兄说的是,自律,自律……”魏无羡随口应和,打着呵欠晃晃悠悠走出房间,暗自觉得邀请蓝忘机成为自己的持有灵可能是个错误。


“大师兄?!你失眠啦!什么邪祟这么厉害,让你劳神成这样?”早起的师弟师妹们看稀奇似的盯着魏无羡。


魏无羡揉着眼睛笑道:“蓝湛,听见没有,你都堪比邪祟了。”


“……”蓝忘机跟在他身后飘出来,投过来一个略带谴责的眼神。


虽然蓝忘机相貌气质极为出众,但是缀上一对浅淡的眸子,本就显得眼神有点冷漠,再配上那凛然的神态,一群年轻人都心底犯怵。只一个年纪不大的凑过来问道:“大师兄,你是去挖坟了吗?这是什么时候捡的持有灵?”


魏无羡笑骂:“就你话多!挖坟能逮到这么好看的吗?我从行路岭请来的。”


提到行路岭,一群师兄弟又有了新的话题,围着魏无羡一路进了试剑堂,嘻嘻哈哈问东问西。


蓝忘机向着大厅里的江枫眠微微一礼,见对方颔首,就静静地待在试剑堂门外,时不时往魏无羡那边看上一眼。


一群弟子的气氛再怎么热烈,到了师长面前也还是收敛了几分,一一与江枫眠见礼以后,各自老实地落座。


江枫眠目光首先就落在了大弟子身上,了解了先前行路岭之行的情况之后,突然温声问道:“阿婴,你今日不必返校?”


“呃,江叔叔,上次行路岭的事情我还有点疑惑……”魏无羡面不改色地取出了乾坤袋,他先前借着行路岭异闻央着江枫眠为他向学校请了个不长不短的假,这回乾坤袋里那只莫名其妙的左手又给他提供了新的借口,“有个邪祟相当难缠,我觉得需要进一步追踪线索。”


“大师兄又有借口翘课!”


“师父,其实我修行也遇到问题了!要大师兄辅导一天!”


“我也想明天再走!”


面对闹哄哄的弟子们,江枫眠还似往常一样温润平和,正欲说上几句什么,虞紫鸢却恰好从门外经过,冷眼扫过屋内的众人。


魏无羡干咳一声,从座位上跳起来,主动道:“我刚想起来明天满课,去了学校说不定也会有线索,这就回去了。”其他几个年轻人也纷纷挺直腰板大声表态,一个个都变得“奋发上进”起来。


江枫眠似乎完全没看破他们的心思,赞许道:“学业与修行并重,二者都贵在坚持,尽早动身吧。”


魏无羡叹了口气,迈开步子不怎么情愿地往外走,看到门边等着的蓝忘机,心情忽然好了几分,笑着招呼道:“蓝湛,我们走吧。”


“嗯。”蓝忘机也没看他一眼,径自朝着魏无羡房间去了。


魏无羡慢悠悠地在后头跟着,心里默默想着,有个“人”这么耐心地等着自己,感觉还真不赖。


回了房间之后,蓝忘机忽然问他:“你尚有学业?”


“是啊,暮溪山上的一个大学。”魏无羡把蓝忘机的灵牌用个小盒子装好,放进了包里。其实他与蓝忘机之间协作的主要媒介是琴,然而毕竟不便随身携带,便自制了一块灵牌供蓝忘机暂时依附。


蓝忘机又问:“与常人一处?”


魏无羡抱起了墙角的古琴,回答道:“是啊。校长跟很多通灵人世家有关系,而且那里管的又严,所有家长都恨不得把子弟塞进去学得人模狗样地出来。”


蓝忘机本来隐约觉得暮溪山这个名字耳熟,不过听完魏无羡的描述,却不禁脱口提了一句:“是云深不知处?”


魏无羡想了想,摇头道:“我也不清楚,对外宣传是个历史悠久的学校。好像听聂兄提到过,办学风格是承袭很多年前的云深不知处。”考虑到蓝忘机可能会有疑惑,便又补了一句:“聂兄就是聂怀桑,我的室友。”


“聂怀桑?”蓝忘机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眉毛微微上扬。


魏无羡发现蓝忘机还有困惑,抬头道:“是啊,怎么了?”


“无事。”蓝忘机并没有想起什么。


 


魏无羡本以为到了学校,看在聂怀桑这种咸鱼室友的份上,蓝忘机会更容易接受“晚睡晚起是正常现象”的观点,却没想到江澄和金子轩教会了蓝忘机如何使用闹钟。


上课铃已经响了,路上有早课的学生们一个个都在撒丫子狂奔,只有魏无羡咬两口饼才挪一下步子,一点紧张的神色也没有。


蓝忘机眼发现路上渐渐没了别的人影,也觉察了那铃声的意思,再看魏无羡漫不经心的模样,皱眉道:“魏婴,你迟到了。”


魏无羡不慌不忙地又咬了一口饼,没嚼两下就咽了,一本正经道:“那个什么《雅正集》告诫我们,走路不用太快。”


蓝忘机纠正道:“是不可疾行。”


魏无羡早餐正吃得专心,没在意蓝忘机为什么知道《雅正集》的内容,只理直气壮地回应道:“差不多嘛,一个意思。你看我现在就走得不快。”


走得再慢,该到的地方也不会跑远,蓝忘机注意到了某个古色古香的建筑,见魏无羡要绕开那里往别处去,便提醒道:“不是这边。”


“我知道,就是去买瓶饮料而已。”魏无羡摆摆手,看准了岔路口另一边的一间小店,慢悠悠地朝那头走。


蓝忘机却没跟着,停在路口冷声道:“魏婴,早课不可懈怠。”


魏无羡语气里满是无辜:“这不能怪我,上课我也得先吃饱喝足再去呀!”


“……”蓝忘机周身光芒大盛,整个灵体忽然凝成一个晶莹剔透的球状,向魏无羡撞了过去。


“等会儿!蓝湛!”魏无羡反应不及,被直接附身,落脚的方向突然改变,在街边小店老板讶异的目光里猛然姿势清奇地转了个身。


蓝忘机灵力浑厚,悟性实力更是没话说,被魏无羡强拉着附身一次之后,就完全领悟了附身的法门。现在这样突然袭击,魏无羡又是毫无防备,一下子就被强行带着往教学楼去了。


上楼时魏无羡手里还拿着小半块饼在吃,脚下的步子不疾不徐,眼看着蓝忘机要一路走到教室正门里去,魏无羡赶忙叫停:“你等等!不能走这里!我自己进去!马上进去!”


“你说的。”蓝忘机也未多加停留,直接从魏无羡身上脱离了出去。


这一路都是走过来的,蓝忘机一点多余的力气也没调动,魏无羡却觉得像是负重狂奔了许久一样疲惫。通灵人与其持有灵搭档若是未能同心,附身的效果会大幅削减,若二者灵力差异过大,连夺舍都是可能发生的。


蓝忘机不仅没有一般游魂那种想重返尘世的强烈意愿,连附身都坚持只要一半的控制权,所以方才蓝忘机专注于走路的时候,魏无羡还能把先前买的三大块饼吃得差不多了。


趁着讲台上老师低头翻看讲义的间隙,魏无羡悄然溜到最后一排的空位上坐下,脱力似的趴在桌上,半晌没动弹一下。良久,才闷声提议道:“蓝湛,下次你还是提前跟我说一声,这样突然附身实在太累了。”


“若你足够自律,何必如此。”蓝忘机不理会他的埋怨,态度坚定得很。不过魏无羡一连装模作样地哀叹了几声之后,蓝忘机面上也松动了一点,没再去苛求他坐姿端正。


见小古板上当,魏无羡垂下头偷笑,干脆伏下去补觉。


蓝忘机也不傻,很快发现魏无羡差不多都要真睡过去了,严厉地道:“魏婴,坐好。”


魏无羡眼睛也不睁,哼唧道:“蓝湛,忘机兄,我求你了,早上那么早起我这会儿真的困……”


蓝忘机不为所动:“师长教诲,当洗耳恭听。”


“嗯,嗯,下次!下次……”魏无羡转头把脸埋进两臂之间,话还没说完就睡过去了。


蓝忘机干脆隐匿了起来,大抵是表达着“朽木不可雕”的气愤。


 


“最后一排的那个同学,你起来把这一段朗读一下。”


最后一排就魏无羡一个人,站起来一看聂怀桑睡得比他还沉,江澄幸灾乐祸,金子轩满眼鄙视,一时心里没底,不抱希望地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问道:“呃……蓝湛,是哪一页啊?”


书本忽然自动向后翻了几页,微微折起一角,指示出段落所在。随后蓝忘机在魏无羡身侧现身,就虚浮在他旁边空着的座位上,高度刚刚好,像是正坐在凳子上面似的。


“谢啦!”魏无羡把那一大段“不可”读下来,只觉得书里的古板气息都漫上脸了。坐下之后将书一合,看着寡淡至极的封面上端正的“雅正集新编”几个正楷大字,撇了撇嘴。再一扫书名下长长的编者列表,一下子就注意到了“蓝启仁”这个原作者名。


魏无羡立刻来了精神,对着身旁的蓝忘机低声笑道:“哈哈哈哈蓝湛你快看!我说什么人这么无聊写几千条家规!‘蓝启仁’!他姓蓝,你也姓蓝,这人还跟你一样没意思。你们不会是同族吧?”


“是。”蓝忘机完全没意识到魏无羡这话纯粹是不经心的调侃,认认真真地给出了答复:“是我叔父。”


魏无羡目瞪口呆,顿了一下才面色复杂地感叹道:“难怪了,老古板亲自带出来的小古板……”他觉得选蓝忘机作为搭档不合适的理由又多了一条。


一堂课下来,蓝忘机听讲,魏无羡看着蓝忘机听讲。下课铃响起时,蓝忘机面色一沉,目光如利剑般划向窗外。


魏无羡道:“蓝湛,怎么了?”


蓝忘机不答,直接穿过门窗出了教室。


魏无羡见状也来不及跟室友们打声招呼,抄起背包就拉开窗子翻了出去,脚一沾地就开始向楼道狂奔,一路跑着还一边攥了一叠效用各异的符纸在手中。


蓝忘机在楼梯口等了他一会儿,见他到了就再次动身。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但魏无羡肯定自己在蓝忘机身后的楼梯处看见了一道灰白的身影。


这场莫名其妙的追逐最终停在了老校区的新教学楼下,这栋楼建起来还没多久,只有极少数课程安排在这里上。据说也是有诸多奇闻的一栋楼,可惜魏无羡不曾留意。


蓝忘机在教学楼门前的台阶上回头:“消失了。”


这话有些没头没脑的,魏无羡却明白他的意思,取出风邪盘挂在腰间,“既然追到这里了,不如进去看看。”


无论是大厅里还是两侧的长廊里,都没有开灯,廊道尽头隐约有呜咽似的风声,除了魏无羡以外,一个人影也没有。


整栋楼只有廊道尽头的卫生间亮着灯,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异常。


“你之前是在追着什么?或者说……那是突然出现在楼道的,还是经过了教室?”魏无羡卷起袖子,拧开水龙头打算洗把脸。


蓝忘机一板一眼地答道:“不知。是经过。”


“这样啊……”魏无羡这一低头却有了变故,将水流从面颊上抹下时,魏无羡半眯着眼,透过自己的指缝,看到阴影覆盖之下的洗手池苔藓密布,余光可见的边角处似乎还有破损。


森然的怨气几乎要凝成实质,魏无羡从容地自腰间取下符纸,灵力一灌猛击在洗手池边缘。池子边缘还有水迹,这符纸却不曾沾湿一角,反而在空气中漾开一圈黑色的涟漪,随后剧烈地燃烧成了灰烬。


镜面崩裂出灰暗的裂纹,正中央映出一张血盆大口,翻出上下两列暴突交错的利齿,发黄的牙齿之间,隐约还挂着片缕红白混杂的残肢碎肉。看到这个画面的瞬间,哀嚎哭喊之声席卷而来,隐约还有潮气萦绕周身,浓重的腥臭迎面拂过。


“魏婴!”一声又低又磁的疾呼击碎了诸般幻象。


全身上下从肩头开始慢慢回暖,不适感一点一点从识海退出。一抬头之间阴影偏移,灯光下的池壁光洁无瑕,身前的那面镜子更是完好无缺,魏无羡捻了捻指尖残余的符灰,发觉自己的实力上涨了一截。


等他回神之后,看清了是蓝忘机借着背包里的灵牌半实体化,正压着他的肩头传递灵力。他松了口气:“蓝湛,谢谢……”


蓝忘机恢复了灵体的漂浮状态,淡淡道:“无妨。”


魏无羡感受了一下体内壮大的灵力,大抵明白了实力提升的缘由:“蓝湛,你的灵力就留在我这里了?不收回去吗?”


蓝忘机言简意赅:“你用。”


魏无羡正想再次道谢,蓝忘机却又抛出了另一个话题:“这里不是怨气的源头。”

评论

热度(254)

  1. 淡🍁语-苗云寒丹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