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忘羡】东山 第七章

云寒丹霄:

落难王族汪叽×隐士羡羡


想吃糖,车,粮……要饭.jpg




有蓝忘机“身死”的传言在先,古道伏兵一战最后上报的消息便是“太子”重伤逃亡。即便温若寒预先扣了篡位谋逆的污名给蓝曦臣,此事一经传开,天下仍是非议群起。­


温若寒一面咬死了蓝曦臣意图弑父的罪名,一面又惺惺作态地遣人往各家去搜寻、“照看”这位负伤的太子。有些立场摇摆不定的世家不经考量就顺了温氏的意,等到温氏驻军数量大增、自家几处要冲城镇都落成了挂着太阳旗的监察寮之后,才猛然发觉势头不对。­


魏无羡最不解的一点,正是江枫眠对监察寮落成的默许。以江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家训来说,不说像清河聂氏那样新仇旧恨相加而举兵起事,至少也会严词拒绝一下。没想到江枫眠对着那个心虚的传令使者,竟然不加刁难就默许了。­


另一方面金光善当然也是最早听说两位“江家来使”遭遇的人之一,他连夜修书一封,严词怒骂了孟瑶的倒戈,并恳切表明金氏并不是有意联合温氏。­


虽然对于结盟一事,金光善还是没有松口,不过为了表示歉意,又或者是因为温氏兴建监察寮确实损害了他的利益,隔了一段时间之后,兰陵金氏殷勤地借了数万兵马过来表示诚意。­


魏无羡托腮望着蓝忘机的侧脸,撇嘴道:“几万兵马就敢说是道歉,还真是有心了。”­


蓝忘机摇头道:“实属难得。”­    


“你也太看得起……”魏无羡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蓝忘机的意思,“你说的对,金光善这时候肯借兵过来,简直是铁公鸡拔毛了哈哈哈哈哈哈!”­


蓝忘机淡淡道:“背后不可语人是非。”­


魏无羡笑嘻嘻地应了,收敛了玩笑的意味,低头凝视着地图上江氏的统治范围,“监察寮建起来也是个大麻烦,不是自己的地盘,那群温狗少不得又要加税盘剥。”­


蓝忘机道:“你回夷陵去。”­


夷陵原本就有温情被派去“代为治理”,恐怕江氏势力的第一个监察寮就要落在夷陵了,魏无羡本就提过要回夷陵,此时回去一趟也有利于处理监察寮的问题。更重要的是,魏无羡一路相助仁至义尽,蓝忘机无论如何都无立场再让他援手。­


“我……”魏无羡没想到蓝忘机会这么干脆,猛然有种被人嫌弃的失落感浮上心头,当即心不在焉地搪塞道:“回肯定是要回的,暂时不急。”­


蓝忘机“嗯”了一声,手指从地图上的云梦轻轻划到夷陵,低声道:“若监察寮落成,我会尽快打过去。”­


“好。我等着你来请我喝酒。”魏无羡舔了舔嘴唇,仿佛美酒已经下了肚,“其实我不太明白,开战在即,江叔叔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示弱。”­


蓝忘机沉吟片刻,提醒道:“温氏主力北上,镇压清河聂氏。”­


“……清河聂氏,原来如此。”魏无羡恍然大悟,“只不过是个缓兵之计。等他们在别处打起来,我们……你就攻取驻兵不足的位置,等温若寒下令回援,自然免不了腹背受敌的险境。”­


“嗯。”蓝忘机不再多言,又打开一卷古籍,在一旁默默看了起来。­


魏无羡难得没有打搅他,只枕着胳膊靠坐到大开的窗上,侧头将他这模样仔仔细细上下看了不下数十遍,之后跳出窗外,拍拍屁股就要走远。­


蓝忘机的目光立刻就追上了他的背影,“去何处?”­


魏无羡含笑安抚道:“你别紧张,我就是出门买点酒喝。哪有这么快走,要走的时候会告诉你的。”­


蓝忘机垂下眼,似是不甚在意地应了一声:“好。”­




­


分别的时间不可再被拖延,等之后魏无羡吃饱喝足提着行囊走到马厩,发现等在这里的不仅仅是蓝忘机,还有整整一队精锐骑兵。­


魏无羡啧啧叹道:“这是干什么?我一个乡野猎户回老家,怎么还有这么大排场送行?”­


蓝忘机柔和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更正道:“是随行。”­


魏无羡了然一笑:“蓝湛,你这不就是在用我给你借的兵马护送我?”­


蓝忘机颔首道:“兵符在我。”言下之意,如何调兵遣将,全凭他自己的意思。­


魏无羡强忍下了伸手挠挠蓝忘机下巴的冲动,感激道:“那真是多谢殿下厚爱。”­


蓝忘机明知他是故意这般胡言,还是抿着唇红了耳根。­


临别时魏无羡异常安静,浑然不见往日的飞扬洒脱。一人骑马,一人牵马并行,后面不远不近地缀着一队骑兵。­


蓝忘机一路送他到了城外,不能再随他前行时,他才笑吟吟地转头道:“我们好歹一起过了这么些日子,你就连一句舍不得都不肯给我?”­


“……”蓝忘机仰头看着他,唇角动了动,还是什么也没说出口。­


“行吧,不逗你,我真走了。”魏无羡紧了紧马缰,行进的速度略快了一点。后方的骑兵见状也迅速跟上。­


魏无羡心头泛堵,走上一段就回头看一眼,却发现他每次回头,蓝忘机都是笔直地立在原地,神态专注地往这边盯着看。他忽然又来劲了,勒着马头半转过去,冲着蓝忘机一眨左眼,“蓝湛!你果然还是舍不得我的!偷偷看我做什么?想看就多看几眼嘛!哈哈哈哈……”­


听了这话,蓝忘机绷着脸一拽马缰,转身就走。­


虽然他背着身看不到,魏无羡还是扬起手挥了挥,高声道:“蓝湛,再见啦……”­


蓝忘机脚步顿了顿,握着缰绳的手略略收紧,加快速度向城门走去。­


“行了,我们走吧。”魏无羡浅笑着招呼身边几个沉默的随从。­


蓝忘机牵马一路走回到城门口,忽然停了脚步半转回身,静静望着那道背影远去,直到对方消失在视野的尽头。


 


而后数月之内,“江氏客卿”率数万精兵,自长江顺流而下,连克数城,许多监察寮根基未稳就被清剿得一干二净。­


先前江枫眠看似顺从地同意了温氏设置监察寮的安排,让温若寒暂时放心,因而并无太多兵力针对云梦江氏的势力,甚至派往监察寮的驻兵比那些犹疑抗拒的世家势力区更少。于是蓝忘机率兵走水路突袭各处,一路上势如破竹,堪称所向披靡。­


监察寮设立初衷便是变相夺取世家封地,不少地方是监察寮尚未落成,那些温氏的监察使脚一沾地就开始横征暴敛。蓝忘机以江氏客卿身份率兵攻破各处驻兵之后,在收复城镇大举免赋,并将夺还的财物尽数归与民众,一时间民心尽附,各城青壮争相从军来投。­


至于温若寒,他根本不惧世家反抗,遣长子温旭率大军主力北上之后,依旧在姑苏揽权自重。听闻江氏异动,也只漫不经心地令人传信岐山,让自己的幼子温晁同家将温逐流率兵出击。­


江氏治下盛传那位江氏客卿骁勇善战,每战都是身先士卒,仅着一身轻甲就能纵横沙场。温晁哪听得这种传言,与身边美妾夸下海口,头脑一热就身披炎阳烈焰袍打马上了前线。­


许是被美人吹捧之语迷得昏了头,一时真觉得自己横刀立马必然战无不胜,结果也不曾与温逐流商量一句,贸然率中军突进,连对手领头的脸都没看清,就硬生生被迎头打了个以少胜多。­


这一战传说温晁一合之间身受重伤,于是那位品性相貌皆为上等的江氏客卿名声大噪,甚至得了个含光君的称号。­


温晁是个草包没错,但是作为副手的家将温逐流不是,而正因为温晁这个草包负伤,见识到对手的悍勇以后,一心耽于声色犬马,所以目前针对云梦的温氏大军暂时是由温逐流全权统领。­


温氏大军士气低迷,需要一段时日重整旗鼓,而蓝忘机的军队也是持续作战损耗不小,正需休养生息。两方势力默契的暂时休战,一边窥视对方阵营的境况,一边为下次大战积蓄力量。­


“含光君又来买酒?是为了犒劳将士吧!”­


蓝忘机默然不答,付账之后彬彬有礼地谢过店家,提着自留的那坛酒,同护卫一道离开了人声喧嚣的酒肆。­


含光君每攻下一城,便会买下数十坛城内的名酒,一坛自己留存,其余的犒赏三军。­


前方忽有一道黑衣的人影缓步行过拐角,蓝忘机定睛一看,虽然也知道并不是自己惦记的身影,却还是默然出神。­


载着一车美酒的驾车士卒小心翼翼地问道:“含光君,含光君?您在看什么呢?”­


蓝忘机又往那个拐角处看了两眼,淡声道:“无事。”­


士卒奇怪地瞟了眼那个拐角,道:“您如果觉得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可以遣斥候出去打探。”­


“嗯。”蓝忘机收回目光,眺望着远处的营帐,道:“士气如何。”­


士卒忙道:“连日修整,士气恢复了不少。不过要是再与温逐流的主力交战,恐怕还是会元气大伤。”­


蓝忘机蹙眉道:“加餐发饷,明日之后不可懈怠。”­


“是!”­




­


魏无羡说是要回夷陵,却压根儿没往夷陵的方向走。带着一队人兜兜转转从还受监察寮管辖的城镇边缘走过,三不五时收拾一下那些落单的温氏驻兵,然后大摇大摆地混入人群探听情报。­


“要不是摄政王突然派了兵来,含光君早就打到这里了!”­


“不能吧,温逐流手下岐山军有三十来万呢,含光君再神也就十万兵吧……”­


“哎呀,你懂什么,那些带兵的就喜欢把人数往多了吹!摄政王那个小儿子,带着中军给含光君打得找不着北,好像腿都给揍断了!明明最后是温逐流赶过来才把人救下了,瞎吹什么歼敌三万。”­


“难怪!我说怎么含光君十来万兵少三万还是十万多咧!”­


“啧啧啧,含光君……”魏无羡一连把这个称号念了好几遍,想到堪称冰魂雪魄的某人,低低笑了两声,心情愉悦地多吃了两张饼。­


一个随从见他心情不错,大着胆子问道:“老祖,我们何时返回夷陵?”­


魏无羡打了个呵欠,正色道:“等到时机成熟我自然会告诉你们,反正不是现在。”­


随从提议道:“老祖,若是精神不佳,可以不必急着赶回去。这一片也是走兽众多的野林,要不要进去游猎一番?”­


“没错,我一个猎户,怎么能不去打猎……”魏无羡眸子陡然一亮,捞起弓箭甩到背上,意气风发道:“给我备马!我要回去一趟!”­


随从茫然道:“……回去?”­


“我去一趟江陵,你们不用跟着,即刻去往夷陵,就让温情主持大局。”话音未落,魏无羡已经没了踪影。­


留下一众随从面面相觑:“老祖?!”­




­


一缕寒风悄然钻入营帐,吹熄了摇曳不止的微弱烛火。蓝忘机就坐在桌案前入了眠,左手支着额角,右手还虚握着一支笔,笔尖还残留了些许丹砂。他手掌下摊开着几份战报,战报旁的地图上还有细致的标注,不过新近写下的字句显然并不完整。­


肩上忽然被覆上了一层薄被,蓝忘机似有所觉,眼睫颤了颤,梦呓似的喃喃唤了一声:“……魏婴。”­


没想到却听见了清晰的一声回应:“哎,我在。”­


“……”蓝忘机半睁开眼,缓缓抬起头,一贯清澈明朗的浅色眸子里还带了点茫然:“魏婴?”­


魏无羡正俯身案前笑盈盈地瞧着他,见他尚未完全清醒,轻声应道:“是我。”­


蓝忘机揉了揉眉心,语气似乎比以往要温柔许多:“几时到的?”­


“就刚才。你的部下不错,都挺警觉的,我也差点没能靠近你这里。”魏无羡嘴上夸着外头的兵卒,心里暗自得意于自己卓越的潜行。­


蓝忘机摇头道:“你若想来,提前说了便可。”­


看着蓝忘机重新坐直,魏无羡抬手拉住了他背上开始下滑的被子,动作轻柔地给他重新裹好,“那多没意思,还要把你闹起来。听说你前段时间跟温晁交上手了,没受伤吧?”­


蓝忘机顺势捏住被环到颈部的两边被角,淡淡瞥了魏无羡一眼:“怎可能。”­


魏无羡跨过桌子挤到蓝忘机身侧落座,笑道:“也是,听说那个蠢货腿都断了。含光君,你太厉害了!”­


“并非如此。”蓝忘机略显犹疑地解释道:“我不过出手试探,是他自己坠马。”­


魏无羡捧腹大笑:“那就是他自己摔的吧哈哈哈哈!”­


蓝忘机看他高兴,眼底浮起一片暖意,温声道:“是。”­


魏无羡笑够了,伸手一点地图上夷陵的位置,“夷陵暂时没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过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


蓝忘机的目光随着他的手指在地图上缓慢移动,闻言问道:“何事?”­


“我一个乡野猎户,能有什么事情?当然是为了打猎。”魏无羡拍了拍身上的弓箭,箭囊里少说也有五十多支箭,“我落了一支箭在你这里,害得我没法好好打猎,所以只好跟过来取箭了。”­


蓝忘机愣愣地看着魏无羡从他身侧的箭囊里,取出来一支有特殊印记的箭支,愕然道:“你何时……”他的箭囊都是与行伍中的弓手们一同更换过的,应当并没有魏无羡遗落的箭支。­


“你猜。”魏无羡把那支箭塞进自己的箭囊,随手又从蓝忘机身后取了一支新的,翻手一捻箭杆,上面就印上了红色的指印。­


蓝忘机拒绝配合他这“落了箭”的小把戏,看着他指尖沾上的丹砂,轻斥道:“胡闹。”

评论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