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花怜】老中医和他的小徒弟2

ABO Alpha小徒弟发 x Omega老中医怜
乾元——Alpha 坤泽——Omega 中庸——Beta
occ预警!非常的ooc!
啊,同志们,我又回来了,还记得我吗。。。
然而我很快又会走的。。。
下次更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
可能明天就会更,可能要到明年过年。。。
随缘吧,不喜勿喷。。。


——————————————————————
临近中秋,仙京镇家家户户都张灯结彩,大街上人头攒动,到处是一阵节日的气息。

谢怜背着斗笠,在那茫茫人海中寻找着那个熟悉的红色身影。

在哪儿呢?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谢怜的心里忽然升起诶来由的烦躁与不安。

忽然,在大街的对面似一抹熟悉的红色掠过,随后又消失在人群之中。谢怜眼前一亮,立马往大街那头走去。

“哎!让让让!让开!”

从大街的尽头,一辆由两匹千里神骏拉着的超级豪华镶金马车疾驰而来,一路上撞倒了一堆小摊贩,马蹄与路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扬起满天尘土飞扬。

“让开!”车夫一手挥舞着马鞭一手拉住了缰绳,太阳的光芒撒在那本就金闪闪的黄金上使得那马车更加耀眼。

谢怜呆呆望着那辆向自己冲来的马车,一时被那黄金给亮瞎了眼,正当他抬手捂眼的功夫,只听人群中穿了一阵惊呼。

谢怜心中默默叹了口气,然后开始思考如果这样撞上来得断几根骨头,用什么药比较好。

然而想像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一双手将他搂进了一个不是特别柔软但却十分温暖的怀抱。一阵熟悉的花香将谢怜笼罩住,让那颗悬着的心缓缓放下。

马车仍然马不停蹄地向前跑着,马车夫则回过头来啐了口唾沫,道:“妈/的,不长眼睛的!”

花城盯着那扬长而去的马车,无声地握了紧拳头,然后低头去看怀中的谢怜,“哥哥没事吧?”

“啊?哦,没事没事,谢谢你啊三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谢怜望着花城那似乎有些愠怒的双眼,无奈叹了口气,然后努力踮起脚尖去摸了摸花城的头。

还记得当年谢怜把他从山里带回去的时候还是小小的一团,皮包骨头的,像只剥了皮的田鸡,眨眼间十多年光阴过去,当年的小“田鸡”已经长成了一个可以顶天立地的乾元了,而谢怜也要抬起头去看他了。

“三郎你刚刚去哪了?找了你半天。”谢怜继续给花城顺着毛。

花城微微低下头,让谢怜不用那么辛苦地踮着脚,然后又掏出一串糖葫芦递给谢怜,脸上的愠色退的一干二净,笑得一脸灿烂:“方才看到有人在卖,就跑去给哥哥买了,没和哥哥说让哥哥担心了,抱歉~”

他故意把最后一个音脱长,颇有些撒娇的意味。谢怜望着那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糖葫芦,一时间竟有些晃神。

由记得当年,每每自己进城总会带一根糖葫芦回去,然后花城总是会先让自己咬一口才慢慢吞吞地开始吃,没吃一口就看着谢怜笑一下,笑得纯粹,不掺一点杂质。

一根糖葫芦可以吃一天,甜甜的酸酸的。

谢怜望着眼前这个向自己笑的青年,一时间,两张脸似乎重合在了一起,合成了两个字————花城。





TBC

评论(8)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