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花怜】老中医和他的小徒弟 1

古风ABO 慎入!
小徒弟发 X 老中医怜 年下
乾元——Alpha 坤泽——Omega 中庸——Beta 雨露期——发情期

嗯,没错,我又回来了。。。
幼儿园文笔,不知道下一次更是什么时候。。。
忽然感觉好像有好多坑没填。。。也不知道能不能填完。。。随缘吧。。。


————————————————————


谢怜是菩提村村头的一位老中医。
一位远近闻名的老中医的。

而且还是坤泽老中医。

老中医谢怜不仅医术高超,而且长得十分清秀好看,而且又有因为很少在人面前散发信息素,所以很多人都以为他是一个中庸。于是,谢怜的小破药馆每天都有许许多多的人来“看病”。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坤泽乾元中庸都有。

而今天,谢怜刻意早些打了烊,到后山去采草药。

菩提村被群山环绕,不过那些山的也不怎么高,与其说是山,还不如叫是土坡。也正因如此,山上也没有什么猛兽,至多也就只有那么几只野兔刺猬松鼠什么,要真说有什么危险的动物,那估计也就只有那几条赤链蛇和竹叶青了,而现在又入了冬,蛇也早就冬眠了,

所以现在也是山上最安全的时候。
夕阳染红了半边的天,透过那几棵高树的叶子隐约可见那火红的夕阳。

谢怜背着装满草药的篮筐,慢慢往山下走去。
走到山腰,谢怜放下篮筐停在一棵树下歇歇脚。
嗯,该添些冬衣了。谢怜想。

谢怜叹了一口气,又弯下腰去背起篮筐,余光一瞥,却撇见一旁的灌木丛里,似乎隐隐约约有一抹红色。
谢怜心里一愣,拨开叉出的树枝向灌木走去。

那是一个孩子。

一个极其消瘦的孩子。
明明已经入冬,可这孩子身上却只是穿了一件破旧的打满补丁的红色单衣。这孩子浑身脏兮兮的,而在他的头上缠了一堆乱七八糟脏兮兮的绷带。

谢怜曾经见过他。

若是没有记错,这孩子应该是村里一个猎户的孩子,好像叫红红儿。

红红儿在村里一向不受待见——因为他那酒鬼猎户的爹,异族“妖女”的娘和他的红色异瞳。村里的人都叫他是“小扫把星”“天煞孤星”“小怪物”,大人们都不让自己孩子靠近他,但不免还是有一些顽劣的孩子常常欺负他,特别是他娘走了之后。前些日子听说孩子他爹因为实在在菩提村打不到东西,去外地打猎被山中老虎给吃了,虽然只是传闻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也确实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猎户家里本就清贫,之前也常常有揭不开锅的日子。现在猎户又不在了,红红儿一个孩子在家怕是饿得不行了便想跑上山来碰碰运气。

谢怜看他身上有伤,许是摔了一跤,又许久未进食便晕在了这里。

谢怜检查了一下红红儿身上的伤,发现有些似乎不像是摔的,而且还有些陈年旧伤。

谢怜皱了皱眉,脱下自己的外衣把孩子裹了一把抱起来。

好轻。好瘦。

红红儿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好长好长的噩梦。

他梦见他的爹又喝醉了打他,他梦见他的娘在他面前吃下了那一碗毒死在他的面前,他还梦见………梦见了一片无边的黑暗。他跑啊跑啊,却怎么也跑不出去。
寒冷,饥饿,恐惧向他袭来,将他淹没。

我是不是要死了?死就死吧,死了,反而解脱了。红红儿想。

可是,就在他觉得他快要死掉的时候,却看到前方隐隐绰绰的似有亮光。

红红儿不受控制地跑过去了然后他看到了村头那个神医先生,那个他偷偷地仰慕着的神医先生——谢怜。

谢怜笑眯眯对他说:“做我的徒弟好不好?”

红红儿呆呆地望着他,良久才怔怔地点头。他身边好暖,红红儿不受控制地想靠近他,想抱住他,可是却又怕自己弄脏了那人的一身白衣。

就在红红儿纠结的时候,却已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一股药香扑鼻而来,让他安心。

“那,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温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是梦吧,一定是梦吧。真希望永远也不要醒来才好。


TBC

评论(1)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