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柚天】午夜时分3

私设吸血鬼柚X 人类天
幼儿园文笔。。。
本文HE

————————————————————

“嗯,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戈米沙看着羽生结弦的影像,手指敲打着桌面。

“我不知道,”不知道是不是戈米沙的错觉,他竟觉得羽生结弦的声音里有些许无措,不过很快便又是之前的坚决,笃定。

“不管怎么样,都绝对不可以让他们把天天带走。”
说完,羽生结弦便结束了通话,戈米沙看着那浅浅消失的影像,摇了摇头。这位向来理智的血族之王,似乎只要碰到关于金博洋的事情就变的格外不理智。

正午的太阳高高地挂在空中,城堡里所有的吸血鬼都躲进了地下室的棺材里,除了有着一半人类血液的戈米沙。

这也是金博洋可以和他混的好的主要原因。

羽生结弦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日行者,可是到了中午他也还是不得不到地下室去。而戈米沙不一样,不管太阳有多大,戈米沙总是可以像个普通的人类一样和金博洋在太阳底下闲逛,而且戈米沙去过很多地方,总是会和金博洋说些神奇的,他从未听过的人或物或事。

金博洋每次听完都会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可是羽生结弦和他说,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危险,并且也不让他走远。

金博洋作为一个乖宝宝虽然内心很想出去,可羽生结弦的话也还是要听的,所以他从来都没有跨出过羽生结弦的领地一步,最多也就在结界的边缘试探。

可是今天,在听完戈米沙讲隔壁小镇上的海鲜面后,金博洋对外面世界的向往一下膨胀到了极点,然后“嘭”的一下炸开,连同羽生结弦的命令都一同炸了个烟消云散。

于是这日午后,金博洋趁着戈米沙午休,偷偷摸摸地跑到了小镇。

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繁华与喧嚣。

金博洋一下就如脱了线的风筝,从一个小摊跑到另一个小摊,从一家店跑到另一家店,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金博洋差点儿看花了眼。最后,金博洋来到了一家海鲜面馆。

刚迈进店门,就有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金博洋要了一碗招牌海鲜面,老板娘看他长得白净可爱,还特意给他加了只皮皮虾,金博洋便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

因为金博洋去的比较早,还没到饭点,所以店里没有很多人,只有金博洋和几个刚刚做完工的工人。

这时,面店的风铃清脆地响了起来,有两男一女三个人走进来,老板和老板娘一起热情地从柜台出来招待他们,周围的工人也都抬起头和他们打招呼。

“血猎大人来啦,还是三碗招牌海鲜面?”老板娘的脸上洋溢着感激的笑容,而金博洋却在听到“血猎大人”几个字后手一抖,连嘴里的面都忘了咽。

羽生曾说过,血猎是他们最大的敌人,他们是很邪恶很危险的,如果哪天碰到血猎………一个字,跑!

于是金博洋立马埋头猛吃,快速把面吃完后,掏出几个金币放桌上,然后微笑着和老板娘打完招呼后便脚底抹油往门口走去。

然而天要亡金博洋。金博洋刚刚走了没几步,那三个血猎都齐刷刷地看过来,然后异口同声道:“天天?!”

听到自己名字,金博洋微微一愣,满脑子都是:他们为什么会认识我?我今天是不是就小命不保了?哇,羽生就我啊!然而脸上却是面带微笑,指了指自己,道:“你们………在叫我?”

“天天!”金杨走过去拉着金博洋的手,道,“天天,我是江哥啊!你不记得我了?我是江哥啊!”

“咳,你认错人了,我不是天天………”金博洋努力想抽出自己的手,可就在这时,另一双手又来抓住了他。

“天儿你仔细想想,”隋文静的眼里似有泪花闪烁,找了那么久弟弟终于找到了,可是却不记得他们了,也不知是该开心还是难过,“天天,我是你桶姐啊,还有,这,这是你聪哥,我们………”

“我真的不认识你们!”金博洋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声音也提高了些,小店里所有的人都看了过来。

“羽生结弦………”金杨忽然凑近,“是羽生结弦洗掉了你的记忆对不对?!”

“不,不是,没有,我………我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我,我要回家了………”在听到“羽生结弦”四个字后,金博洋微微一怔,然后立马挣脱了双手,转身就走,可是却被拦住了。

“天天你要去哪儿?回哪个家?我们才是一家人啊天天!”隋文静拦在门口,后面还有金杨和韩聪,金博洋就被夹在中间,咬着下嘴唇不知所措。

“天天,”韩聪向金博洋走了几步,“我们很快就要去围剿羽生结弦,所以,不管怎么说那里都很危险。天天,和我们回去吧,我们都很担心你………”

“不,不要!”金博洋看着眼前这三个陌生的血猎,心中只想要逃跑,脑海中只浮现四个字“羽生结弦”。

小面店里,四人正僵持不下,正当隋文静想干脆把人打晕了扛走的时候,小店的风铃又响了起来,等到三人反应过来时,却是已经无法动弹了。

戈米沙慢悠悠地走到金博洋面前,扶额道:“天总啊,你不知道你这是在拿我的老命开玩笑啊!还好那位不在,要不然我肯定………”

“米沙!”不等戈米沙说完,金博洋便拉起戈米沙撒腿就跑,完全忘记了戈米沙还有瞬移这个技能。

就这样,两人一路狂奔,等回到城堡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今日的晚霞似乎格外地红。金博洋望着那如血的残阳,脑海中又浮现出十年前那个常常做的梦。
梦里也是想今天这样的残阳如血,耳畔似乎有许多的声音在叫他。

“天天!”

“天天!”

“天天!”

有男人的声音也有女人的声音。迷迷糊糊还记得有两个人在对他说着些什么,他们的脸上似乎都笼罩着一层白雾,金博洋看不清他们的脸,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是每次做了这个梦醒来,脸上总是挂满了泪水。而每每这个时候,羽生结弦总是出现在他的床头,温柔地拭去他脸上的泪,然后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和他说这不过只是一个梦,等到他又睡着后,再离开房间。

“天天,想什么呢?”戈米沙也走了过来,看着那紫红交错的晚霞。

“没什么。”金博洋别过头,偷偷擦掉了刚才在不知不觉间莫名其妙流下的眼泪,然后又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什么,刚刚我偷偷去小镇的事别告诉羽生啊,下次我请你吃草莓!我和你说,后山羽生种的草莓可甜了!”

“嗯,为了我的老命我是不会和他说的。另外………还有个好消息,”戈米沙看着眨巴着眼睛的金天天,“事情处理完了,不出意外的话,羽生明天这个时候就可以回来啦!”


TBC

评论(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