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花怜】幼儿园的谢爸爸不爱我们啦!7

ABO 总裁花A X 幼儿园老师怜O
ooc预警!
感冒了,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更。。。

——————————————————————

花城的房子很大,有一个很大的院子。

打开门,入眼的是清一色的红木家具,房子的装潢虽不是想象中的金碧辉煌,可谢怜好歹曾经也是一位“太子殿下”,也是识点货的,因此当他跨进花城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发现这房子里的家具应该都是价值不菲,真的可以说是低调的奢华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房子很大也很安静,可谢怜却总觉得在这里就有一种在家的感觉,很安心。也许是这里的装潢和他以前的家很像,都是全红木的,抑或是花城在身旁因而觉得无比安心。
谢怜想到这里,连忙摇了摇头,想把这荒谬的想法甩出去。真是的,在想什么啊!三郎可是有喜欢的人啦!

“哥哥你觉得这儿怎么样?”花城关上门朝谢怜走来,“哥哥不必拘束,就像在自己家里就好。”

“这里很好呢。”谢怜有点心虚地四下看了看,却正好瞥见了客厅茶几上的一套茶具。

一见到那茶具,谢怜的眼里就控制不住的冒星星。他双脚不受控制地走到了茶几旁,拿起一个茶杯细细研究了起来。

花城也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他的身旁,看着谢怜那不经意间上扬的嘴角,心情似乎也愉悦了许多,道:“哥哥喜欢这套茶具?”

谢怜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有些不自然地摸了摸头“嗯………还好吧………不过没想到三郎竟是也喜欢这些东西。三郎平时都喝什么茶?”

“嗯,金骏眉吧。”花城似乎很随意地道,“哥哥呢?”

“嗯,以前我也喜欢金骏眉,不过现在……立顿可是可以凑合凑合的。”

听到这句,花城把玩茶杯的手顿了顿,随即转身向厨房走去。

“哥哥饿了吧,我去给哥哥做饭。”

谢怜:“………”为什么感觉三郎好像不开心的样子?是我的错觉?我刚刚有做什么让三郎不开心了吗?好像没有吧……

谢怜在思考了几秒后当即立断地选择跟上了花城和他一起去了厨房。

花城从冰箱里取出食材,洗菜,切菜,下锅炒,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谢怜在一边默默地看呆了。

哇,会做饭的Alpha!再想想自己,谢怜内心有点自卑。

看着花城做饭谢了的手也有些痒痒起来,也不知道是谁给他的勇气,谢怜拿起手边一颗大白菜道:“荤菜素菜都有了,还差一个汤,三郎你出差辛苦了,所以这汤就由我来做,如何?”

花城一边往锅里倒着酱油一边笑道:“那自然是极好的,能吃到哥哥炖的汤是三郎的荣幸。”

一听到花城这么说,谢怜一下子又自信心爆棚,撸起袖子便“刷刷刷”地切起了白菜。

十分钟后,餐厅饭桌上已经摆好了一荤一素和一盆散发着奇妙味道的不明物体。

谢怜看着那一汤盆的黑色不明物体,微微扶额。明明,明明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谁知花城已经率先盛了一碗默默埋头吃了起来。看着花城把那勺东西送进口中,像是在吃什么美味佳肴似的细细品味后咽了下去。

谢怜看着花城自己内心倒数十秒后,奇迹出现了!花城他!居然!没有晕倒!他吃了谢怜做的饭居然没有晕倒!

那一刻,谢怜忽然有点想哭,天啊!太感人了!

“哥哥,这汤味道不错,就是有点淡了。”花城在吃完了一整碗“百年好合羹”后看着谢怜认真道。

“好的好的,下次一定改!”谢怜差点儿没跳起来。

花城又给自己盛了一碗“百年好合羹”然后又给谢怜夹了一块他烧的红烧兔肉道:“不过哥哥,这汤可有名字?”

“嗯,有的有的!叫百年好合羹。”

“百年好合羹?好名字?”说着,花城又吃了一大勺。
谢怜也笑了笑,低头咬了一口兔肉。

哇,好好吃!怎么能这么好吃!谢怜把那块肉肯得干干净净,这些自然都被花城看在眼里。

花城又加了一块放到谢怜碗里“哥哥也是该饿了,多吃点,这盘都是你的。”

谢怜抬头刚好对上花城的眼睛,因为刚刚吃的太香,此刻他嘴边竟是还沾着点酱汁。

鬼使神差地,花城便伸出手,替他把脸上的酱汁摸掉了。谢怜感觉大脑在那一刻彻底死机。

花城在帮谢怜抹掉酱汁后,手像是触电般的收回,低头不去看谢怜的眼睛“抱歉哥哥……失礼了。”

“咳,没,没事的,三郎……”此刻谢怜的内心有一百个烟火同时炸开,耳根烧的厉害,只好心虚地低头继续吃兔兔。

不知过了多久,对面传来一声若有若无的笑声,谢怜抬头望去,只见花城正拖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他:“哥哥喜欢吃兔肉?”

“啊?”谢怜懵逼,低头一看却是吓了一跳。原来刚才他竟是在不知不觉间几乎解决了一盘兔肉!谢怜双手捂脸,哇好丢人啊?

谁知花城见了他这幅模样笑意更深“哥哥若是喜欢,什么时候我再去我二哥家偷几只就好了,他家养了好多兔子的。”

“二哥?”谢怜疑惑道,“三郎家里还有哥哥吗?”

花城拖着脑袋道:“不是亲生的,是后来拜把子认的。我二哥似乎特别喜欢兔子,在后院里养了一窝,今天这两只兔子就是去二哥家偷的,听说好像是我二嫂送他的什么定情信物。哎,不过他养了这么多兔子,少个一只两只他也发现不了………”

定情信物!谢怜低头看了看那一堆兔子骨头,妈耶!他竟然吃了人家的定情信物!罪过啊罪过啊!

“哥哥,哥哥?”花城的手在谢怜前晃了晃,“哥哥你在想什么呢?”

“三郎!”谢怜忽然“啪”的把筷子一放,这一放可把花城吓了一跳,“你怎么可以去偷人家的定情信物呢?不管怎样,偷东西就是不对的,更何况是偷定情信物呢?不行,三郎,我们要去和人家道歉!”谢怜说着就要起身,被花城一把拉住。

“是的没错哥哥说得对!”花城一脸乖巧地道,“哥哥,三郎知错了,但你还是不要去道歉比较好。”

谢怜:“???”

“会被我二哥杀了的。”


TBC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羡羡:咦?奇怪了……
汪叽:?
羡羡:小蓝蓝和小湛湛不见了……明明早上还在啊?奇怪了……
汪叽:……
汪叽:许是私奔了吧。


评论(8)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