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学习 ( ¨̮ )

【花怜】幼儿园的谢爸爸不爱我们啦!3

ABO 总裁花A X 幼儿园老师怜O
ooc预警!!!感觉我写的不是一篇ABO。。。
不知道有没有肉,以后一周肯能不会更。。。


——————————————————————


“阿嚏!”谢怜不知什么时候趴在办公桌上睡着了,这会儿正被北面窗户里簌簌灌进来的风给冻醒了。啊,明天要穿秋裤了!谢怜觉得他似乎对秋裤的爱又深了几分。

“哟,太子殿下你醒了啊”南宫杰推开办公室门走了进来,刚好看见了在擤鼻涕的谢怜。

在墨香幼儿园,为了是老师和学生相处更加融洽,每个班的老师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代号”就像隔壁“魔道”的“含光君”和“夷陵老祖”,谢怜的代号就是“太子殿下”南宫杰是“灵文”师青玄是“风师娘娘”,不过天官班的小朋友们还是更喜欢叫谢怜“谢爸爸”。

谢怜也抬头,把餐巾纸团团扔进垃圾桶,向灵文露出了一个标准的怜式微笑道:“嗯,被冻醒的。今年天冷得真早啊。诶,对了,你们也赶紧加条秋裤了,小心着凉。”

南宫杰“……”

这时南宫杰忽然感觉今天的办公室似是有一点奇怪,可她却又说不出到底是哪里有什么奇怪,就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在她眼睛扫过谢怜前面一张办公桌是这才了然,啊,今天的办公室没师青玄闹腾了。

南宫杰悄咪咪走到师青玄旁边,只见他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手机,以至于连灵文什么到他身边的都不知道。

“哟,我说今天风师大人怎么不闹腾了,看小说呢!”南宫杰推了推滑下来的眼镜道“《纯情太子妖艳妃》?好像是太子殿下的新坑吧?最近貌似还挺火的。”

师青玄给刚刚南宫杰忽然冒出来吓得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不是我说灵文啊,你走路都没声的吗?吓死本风师了。”

师青玄把手机放下,转过身子看着谢怜道:“诶,太子殿下,来来来和我剧透一下,最后太子妃到底是谁?”

谢怜揉了揉眉心无奈道“风师大人啊,我要是都剧透了你还看什么啊?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师青玄眨巴着他那“水灵灵”的大眼睛道:“殿下,你看看我的眼睛,红血丝都有了!你知道它们是怎么出来的吗?”

呃,我怎么知道?你自己去问它们啊,你们是怎么出来的?当然,谢怜并没有说出来,只是摇了

“因为你啊!太子殿下!”师青玄忽然指着谢怜喊道,他这一喊像是在指认凶手似的,谢怜直接条件反射摆手道:“我不是!我没有!”

“不!就是因为你更新太慢,害得我明天晚上一闭上眼睛开始想接下来故事的情节,导致我自从入坑以后就没睡过好觉!你看看,我最近黑眼圈都出来了,皮肤都变得不清透了!”师青玄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自己的脸,委屈巴巴看着谢怜。

呃,是我眼睛瞎了吗?为啥我没看出来。谢怜继续默默吐槽。

“哎,不过风师大人你这么一说我到想起来一件事要问你。”南宫杰这句话说得十分认真,以至于师青玄和谢怜都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纷纷看向她,等待她开口。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这两天脸上长痘痘,所以想来问问你有没有什么药可以安利一下。”

是了,最近南宫杰脸上是有长痘痘。还是那种特大的还要爆脓的痘痘,就因为这些痘痘,搞得有些小女孩都不敢靠近她了,生怕传染。

“哎哟,我还以为什么事呢,原来就这点小事啊”师青玄盯着南宫杰的脸仔细看了看,微微皱了皱眉头,道“灵文啊,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用了帝君送的面膜了?”

灵文点头道:“嗯,是呀,那面膜还挺滋润的啊,有什么问题吗?”

“有啊,当然有!就是面膜的问题!我家老贺和我说那个面膜是假冒伪劣,敷了会长一脸超——大的痘痘的!”师青玄说着还比了个夸张的“超大”的手势。

谢怜摸了摸脸,纳闷道:“是吗?我前两天闲着没事也敷了两张,没问题啊?”

师青玄:“………”

南宫杰:“………”

师青玄:“咳,太子殿下,我想也许是我们的构造不大一样。”

说着师青玄又从办公室抽屉里取出一盒面膜递给南宫杰“呐,你试试敷敷这个,看会不会好点,用的好的话我到时候再送你几盒。”

南宫杰反手拿着那盒面膜,笑道:“极乐坊面膜?好像前两个月刚刚被鬼市收购?我听说好像很贵啊。风师大人出手真大方。”

“哈哈,还好还好,这是我哥送我的,而且我家老贺和花城好像是什么师兄弟,让他去问花城要几盒面膜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哈哈哈哈哈………”

“花………城?鬼市花城的花城?!”

听到“花城”谢怜忽然就站了起来,声音也比以前大了几分。

“嗯……是呀,太子殿下你这么激动干什么?”师青玄也被谢怜的反应吓了一跳,南宫杰则一副高深莫测“诶,我故事听了。”

谢怜坐回去继续揉眉心“灵文你可真是想多了………”
那天,见了花城谢怜就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之后两人本来说了一起去看电影的,可计划赶不上变化,两个人刚到影院门口,花城就被一个电话叫走了,发他信息到了隔天晚上才收到回复,说是去德国出差了,然后又是好几天都没有联系。罢了罢了,人家可是大老板,肯定很忙,哪像他这种闲得发慌的幼儿园老师啊。

这时师青玄又故作神秘地让谢怜和南宫杰靠过来,小声道:“说到花城,我倒是有从老贺那儿听到一些不得了的八卦,怎么样,要不要听?”

南宫杰已经从一边搬了张椅子坐过来了,谢怜也看着师青玄等他说下去。

关于……三郎的八卦吗?

“咳咳,”师青玄清了清嗓子道,“我听我家老贺说啊,这花城又一个从小就喜欢的一个金枝玉叶的贵人。”

从小就喜欢的……金枝玉叶的……贵人?!谢怜忽然握紧了拳头,下意识去拿水喝,可杯子到嘴边才发现里面根本没水。

骗人的吧,怎么可能?三郎都没有和我说过啊!可转念一想,他们两很熟吗?不过才真正见过一次面,甚至连对方的电话都不知道,那三郎又为什么要什么都和你一个陌生人说呢?

这时南宫杰也道:“风师大人消息可不可靠啊?怎么这事儿一点风声都没有的?”

“唉唉,你听我说完啊!”师青玄抿了一口水继续道:“老贺还说了,这花城啊特别怂,只感偷偷摸摸暗恋人家,那贵人都还不一定知道花城喜欢自己勒!”

“既然是花城喜欢的人,那她肯定很优秀吧!”谢怜自己都没觉察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醋味儿有多浓。

“当然啦,我猜那人肯定是貌美如花,贤良淑德,上得厅堂,下………哎,太子殿下你去哪儿?”

“午睡时间快结束了,我去叫小朋友们起床!”说完“嘭”地一声关了门。

“这这这,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这么大火气?”师青玄看着窗外渐渐远离的白色身影,懵逼道。

“依我看啊,”南宫杰看着谢怜桌上的一张小纸片狡捷一笑,“他啊,多半是吃醋了。”


TBC


评论(3)

热度(192)